安静的午后,轻轻的敲打着心語,不想惊扰沉睡中的记忆,不想扯住欲将飘远的思緒,只是暫時回顾过往,心头便会有一片惆怅漫溢。心,轻轻的掠过那段青春純白的天空,我心依旧迷离且忧伤。闭上眼睛,思念凝成一湾深深的海洋,等待成为我幸福的理由,哪管流星的短暂,哪管櫻花的凋谢。眷恋的情怀,在风起处,沙沙的作响,激荡平静的心。

云开日绽的時候,我在阳光下,踩著自己的影子,安静的穿越一条又一条街道,前方的路是漫长的,且行,且看,有人留恋,有人匆匆而过。从相识到相知的地方,从陌生到熟悉的地方,或幸福,或失落,用静静的心绪,安慰著自己。回望,一串串的足迹,或长或短,都已经牢固地刻在了过往的时光里。很多时候里,总是习惯坐在时光的角落,仰望一片又一片的天空,一个人默默的听著歌,默默的在梦中醉呤风雨,默默的感叹愛情的花朵終究还是错过了青春的靓丽。站在偌大的广场之上,冬天的阳光,依旧温暖人心,将自己的身影拉得好长好长,风继续吹打著满头的碎发,往事的记忆在慢慢的沉淀,深深浅浅,藏在心的一角,化成无声的怀念。

你说,青春注定是一道明媚的忧伤,摇曳的那些花季,飘落的那些雨季,忧伤著你的忧伤,幸福著我的幸福,或深或浅的记忆,或悲或喜的青春,演绎著不同的经历,卻有著相同的悲哀。再回首,那转身离云的背影已渐行渐远岁月遗留的悲伤,唯有,伫立在原地静静的守望。

有些故事注定没有結局,有些人注定只是过客,就像尘埃,从然不知未来的停留,卻始终上演著悲时开始,迷恋上了这寂寥的深夜,敲打著独钟的伤感,品味这淡淡的忧伤。曾经,一直以为,离开了,便可以抹掉一切的忧虑。一直以一种享受孤寂的形式存在著,呆著属于我的角落,努力尝试著忘忘记,卻发现,越想忘记,就越容易记起。但忘記,谈何容易,唯有安静的蜷縮在角落里,让记忆的碎片一幕幕浮现在自己的眼前。

没有了太多的情緒,也没有了太多的言語,或许早已变得没心没肺,慢慢的,在飘渺的烟尘里,延伸著自己的孤独,在寂寞里,咀嚼著自己的悲伤,我不再是我。有人说,总有一首歌,只唱给自己,那就是回忆,总有一些话,只说给自己,那就是秘密。刹那芳华,二十一岁的我,依旧行走在这个繁华的城市,喜欢在寂静的黑夜手捧著一杯香浓的咖啡,注视著徐徐升起的雾化,回味自己的模样,咖啡很浓,但味道却是甜中带苦,会有谁能品着其中独特的味道?凝视著镜中的自己,那曾经稚嫩的脸庞也开始些许陌生,渐渐成熟于朦胧,青涩的岁月,淹没了岁月的足迹,吹散了记忆的泪痕,丟失了那些没有快乐的简单生活。

窗外,嫣然风起,曾经的已不再归来,走的已经够远,留在心中的痴念,卻依旧远在眼前笔记下,寻找过的遗留的痕迹,唤起那段青春的时光,去聆听,去回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