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写作游戏的规则是:从容量三百的字库里,挑选文字写一个故事。就是说不可以用这三百字以外的别的字:

【写作游戏】从前,影子在月球上闪动-猫腻儿

1、黑色字是第一版的字库,在第二版的字库里,用蓝色字替换了其头上的灰色背景的字,比如第一行的“男”、“女”,换成了“树”、“宋”,所以,在写故事的时候,就不可以再出现男、女二字了。

2、尝试之后你会发现,“是”是多么重要的一个字,这就是这个游戏的目的,在文字匮乏的状态下,体会表达的困难。这个游戏让你体会到你对某些文字的依赖有多大,以及找到迂回的表达方式并非不可能。

3、“独立存在的、马赛克式语言是后来技术化手段的产物。原始语言是真义之光投射的幻象,是包含了伟大普遍性的整体。当下流行的、含有通俗意义的语言,仅仅是那古老的包罗万象的整体神话宗谱的一星碎片和原始雏形……语言的生命力在于它在不断拉伸扩张,产生成千上万的联想,正如传说中那条巨蟒四分五裂的身体,那些分崩离析的碎块在黑暗中寻寻觅觅着彼此。作为能够不断分裂却依然保持完整的有机体,语言被撕裂成独立的短语、字母和语音,并以这种全新的形式应用于实际,至此它成为日常沟通的工具。语言的存在方式及其发展轨迹被置入了新的路径——参照生活的路径,并受制于有关意义准确性的全新概念。然而,一旦实际生活的桎梏在某种方式下松动,语言便会从禁锢状态下挣脱,任其回到本来世界并恢复其自身法则。于是,在其内部产生一种回溯,一种逆向式流动,语言退回到开始时的组合状态,并再一次达至完满真义——语言的这种朝向原始状态的回归、渴望找寻本源、回归文字故乡的冲动,我们称之为诗。”——布鲁诺·舒尔茨《现实的神话》

下面是我在字库的限制里找到的故事:

【写作游戏】从前,影子在月球上闪动-猫腻儿

从前,影子在月球上闪动

早上,他可能还在熟睡,不明白电流也许会变慢。在秋天,房门上又生出一簇海草,发着快活的声音,你眼里看到的一切,因此印着摇动的暗花,就和前夜你们在那段幕布上所看到的一样,前夜,你还吻了他,这样的事怎么会不记得呢?所以,你能再等一天吗?你所知道的飞快的时间,在这平凡却太大的海里,像冷硬的镜子,闪着失落之光,海怪们从去年就不断降落着,叫他记起,很早以前,地上的河风扯出大雨,雨水会蚀坏铁手和铁脚,这种境地并不代表铁头会失去笑意,你看他眼神,好几层看似扁平却柔和的醉意,不都因为你吗?所以,你能再等他一下吗?关于海怪所做的叛乱,无非为了破坏吧,既然月神全都看在眼里,你啊,就不用太在意了。他忍着口渴,从北方的废地跑来,不怕海水蚀透,并日夜赶路,从不放慢双脚,其实就快到了,一天、两天,哪怕半月,又怎样呢?既然失去的一切再也得不到,你再等他几天不好吗?最少,他还会为你着迷。在这可恶的雨天,在他到来之前,你就去海边吧,这是雨伞,明天一早出发,海马会为你开路,红树林在白色火山的右边,你要藏在那里,听到火鸟叫声,就赶快跑走——不用怕,海怪一出水面就会脱水死去——用最少的时间跑上山,等到雨断时,在草地上睡吧,你会看到空中无数飞落的纸条,都从月球上来,他也从那里来,走了几千天,他的电真的很少了,他的眼球早就破落得像河道乱布的北方的废地,缩水的曲面,渴坏的半球,快要死去的影子……其实,你等不到他。他睡着了,他的电在流失,铁手和铁脚早就蚀坏不能再动,不错,他出发很早,可两个星球之间又暗又冷,谁也跳不出空无的时间之河,你也不用再问原因了。最可能的出路也许只在于梦,相信月神与海王星的微光,你们,各自藏在海水和月尘里,缩微到梦中,放出影子,造就不可能的、流放的、反切的意境和超然的、无果的闪电——何时出生,就在何时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