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陷入了对外貌的执念?

0
97
热度

就前一段时间很热的UNIQLO话题,我们曾经就女性的物化问题进行过一次严肃的讨论。

今天给大家推荐一个好朋友一滴(EDSelfHelp),这是专注为进食障碍者提供自助康复服务的微信公众号,下面这篇TED演讲就是他们公号的内容。讲者Meaghan Ramsey是Dove Self-Esteem Project的负责人,她认为,由于深陷社交网络,对外貌的执念正在阻碍我们所有人——我们不再那么喜欢自己的长相,其实是一种不健康的心理状态。

本文译自她于2014年9月在TED的演讲。

这是我的侄女,Stella。她刚满一岁,并开始会走路了。她正在用一种非常酷的方式走路,就是一岁孩子会用的,那种有点儿摇摇晃晃、腿还跟不上躯干速度的方式。真地很有意思。她最喜欢做的一件事情,就是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她非常喜欢自己在镜中的影像。她会边咯咯笑边叫唤,然后还给镜中的自己大大的、湿湿的吻。这真的很美。

很显然,她所有的朋友都这样做,然后我妈说我以前也是这样的。这让我开始想一个问题:我是什么时候停止这样做的?从什么时候开始,突然间我们不再喜欢自己的长相了?

因为很显然,我们不再那么喜欢自己的模样了。每个月,都有一万人在谷歌上搜索“我丑吗?”

这是Fay,她13岁,住在丹佛。就像所有的青少年一样,她想被别人喜欢、与他人融洽共处。

一个星期天晚上,她正在为下一周上学的日子做准备。她有一点点害怕,并且有点困惑,因为尽管她妈妈一直告诉她说她很漂亮,但是每天在学校都有人说她长得难看。因为她妈妈告诉她的、和在学校的朋友或其他人告诉她的不一样,所以她不知道该相信谁。于是她就为自己拍了一个视频,并发到YouTube上,然后让大家来评论“我长得漂亮还是难看?”

截止目前,Fay共收到了超过13000个评论。其中一些令人非常不快,不值得放在心上。这是一个普通的、看起来很健康的少女,在她生命中情感最易受伤的年岁里所收到的反馈。成千上万的人们上传了类似的视频,大都是十几岁的女孩,用这种方式与外界相连。

是什么促使他们这样做呢?今天的青少年很少独处。他们身处要上网、并保持一直在线的压力之下,聊天、发信息、点赞、评论、分享、发布——没有尽头。

过去,我们从未被如此紧密地连接在一起,而且是如此无休无止、如此即时、在如此年轻的岁数。正如一位妈妈跟我说的,似乎每天晚上他们的卧室里都有聚会,简直毫无隐私。而由此伴随而来的社会压力也是残酷的。

这种永远在线的环境,正使得我们的孩子以他们获得的点赞数量和收到的评论来进行自我评价。再没有线上和线下生活之分,也很难区分什么是真实的、什么不是,什么是可信的、什么是数字环境下扭曲了的,什么是一个人生活中的精彩部分、什么是寻常日子里的寻常状态。

那他们又在哪儿寻求启发呢?你可以看看今天遍布各新闻的各种女孩形象。

零号尺寸的模特仍然统治着T台。修饰照片现在是惯例。当下的风潮是#励瘦(译者注:thinspiration)、#大腿间距、#比基尼桥(译者注:穿着比基尼的瘦女生,在平躺时,泳裤被髋骨撑起、呈现桥状。此风潮因易引发盲目瘦身而广招批评)和#支持厌食运动(译者注:pro-ana/pro-anorexia)。这些风潮与今天的流行文化中对女性的刻板印象和公然物化,结合在了一起。从中不难看出女孩子们是以怎样的基准评价自己的。

但是男孩子们也不能被幸免。他们渴望拥有分明的下巴轮廓,以及超级英雄般的体育明星和纨绔音乐艺术家所拥有的强健腹肌。

但是, 这其中的问题是什么呢?我们当然希望我们的孩子成长为一个健康、均衡发展的个人。但在这样一个外貌党的文化中,我们正在训练我们的孩子去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在外貌上,不惜以折损身份认同中的其他方面为代价。因此,他们的人际关系、体能发展和学习等便开始受到负面影响。

每10个女孩中,有6个会因为她们觉得自己不够好看而不去做某事——我说的都不是琐事,而是对作为人、以及作为社会和劳动力中的一个贡献者来说,基本的活动。近三分之一(31%)的青少年会从课堂辩论中退出,他们退出是因为不想让别人注意到他们的长相。

每五个人中,就有一个在他们感觉不是很好的时候,就完全不在课堂露面。考试的时候,如果你觉得自己不够好看,具体地说,如果你觉得自己不够苗条的话,你拿的平均分要比那些不太关心外在的同龄人低。不管是在芬兰、美国、还是中国,情况都是如此。而且不管你真实的体重是多少,都是如此。让我们把话说清楚,我们是在讨论你认为你长得如何,而不是你真的看起来如何。对身体的不自信有害学业。

它也会有损健康。对身体不自信的青少年会更少参加体育活动,吃更少的水果和蔬菜,而会更多参与那些不健康的、可能导致饮食障碍的体重控制实践。

他们的自尊心也会更低。他们更容易受到周围人的影响,并且有更高的抑郁的风险。基于以上理由,我们认为他们更可能去冒风险做诸如酗酒、吸毒、“速成”节食减肥、整容、无防护措施以及过早的性交和自残这样的事情。对完美身材的追求正使医保系统饱受压力,并且每年要耗费政府数十亿美元。

而且我们往往并不会因为年龄增长而放弃追求完美身材。那些认为自己超重的妇女——不管她们是否真的超重——会有更高的缺勤率。17%的女性会因为某天感觉对自己的长相不自信而不去参加面试。

想一下这对我们的经济会有什么影响。而如果我们能克服这些,这将会带来哪些机会。释放这个潜能将有益于我们每一个人。

但是我们该如何去做呢?仅仅是讨论,也就只能到此为止了。它本身是不够的。如果你真的想有所改变,你得去做点什么。

我们已经认识到有三个关键的方法:首先,我们得培养对身体的信心。我们得帮助青少年找到策略,去克服跟自我形象认知有关的压力,建立自尊心。如今,好消息是现在已经有许多这样的项目,坏消息是大多数这样的项目没有效果。 我很震惊地了解到,许多出自好心的项目,却在非故意间使情况更糟糕了。 因此我们要确保我们的孩子们正在接受的教育项目不仅是有积极的影响,而且还要有持续的影响。

研究表明,最好的自我认知教育项目会处理六个关键领域方面的问题:

首先是家人、朋友和恋爱关系的影响

其次是媒体和名人文化

然后是如何处理戏弄和欺凌

基于长相的竞争和社会比较

外貌的讨论,有些人称之为“身材讨论”或“肥胖讨论”

最后一点是基础:对自我的尊重和关心。

这六件事,对于那些真正想办起有效的身体信心教育的人来说,是至关重要的起点。教育是很重要的,但是解决这个问题需要我们所有人提升自己,成为我们生活中的妇女和女孩们更好的榜样,挑战我们在圈子中如何看待和谈论女性的现状。

我们不能仅凭政治家的发型和胸围去判断其贡献大小,或者跟一个奥运会运动员的长相来推断其决心与会不会成功。我们需要根据人们的所做所为去评判一个人,而不是他们的长相。

我们可以从对我们发在社交网络上的图片和评论承担责任开始做起。我们可以基于人们的努力和行动去赞美他们,而不是他们的相貌。

让我来问问你,你上一次对着镜子亲吻是什么时候?最终,我们需要跟社区、政府和企业一起努力,去改变我们的这些文化,这样,我们的孩子才能在成长中得以重视完整的自我,重视个性、多元和包容。我们需要推崇那些真地在改变我们世界的人。给这些人直播时段。因为只有到那时,我们才能创造一个不同的世界,一个我们的孩子可以自由地成为最好的自己的世界,一个他们怎么看待自己的外貌、不会阻碍他们做自己或争取自己所愿的世界。

想一下这对你生命中的某个人可能意味着什么。你脑海中出现了谁?你的妻子?你的姐妹?你女儿?你侄女?还是你的某个朋友?可能就是今天跟你隔着几个座位的某个女性。如果她能摆脱内心自我挑剔的声音,那个喋喋不休着她要有更长更细的腿,更小的肚子和更纤细的脚的声音,这将对她意味着什么呢?如果我们能克服这些、释放她的潜力,这对她来说又将意味着什么?

此刻,我们的文化对外貌的执念阻碍了我们所有人。

但是让我们向孩子们展示真相。让我们向他们说明,外貌只是他们身份的一部分。真相是我们爱他们,是因为他们的本真、他们的行为、以及他们给我们的感觉。让我们将自尊教育纳入学校的课程。让我们每一个人改变我们谈论自己和跟他人比较的方式。让我们作为共同体一起努力,从基层到政府,以便今天这些快乐的一岁大的孩子们能成为明日自信的变革者。

告诉我你的想法

别逗我,一句话都没吐槽!差评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