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邮政杀人传说-猫腻儿

不知道我们的读者是否都看过电影《勇敢者的游戏》(Jumanji)。在我上小学的时候,这片子作为第一代“美国进口大片”进入了北京的电影院,当年的小孩连我在内都还看得挺高兴的(对,我们确实不在北戴河)。其中有一个场景,我是后来重看时才注意到的:乔纳森·海德演的那个角色在枪店买枪的时候,售货员有点紧张地问了他一句:哎哥们,您不是在邮局上班吧?

要理解这句台词的笑点,我们得先回到2000年8月。当时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成瘾与药物滥用国家中心”发表了一份题为《美国邮政委员会的关于工作场所安全问题的报告》,非常严肃地得出如下结论:与人们的偏见相反,邮政从业人员并不喜欢在单位杀同事;邮政从业者死在单位的几率仅相当于所有行业工人的被杀几率的三分之一;跟凶死率最高的零售业相比的话,就更是只有人家的八分之一。简直是所有想活到老的朋友最应该干的行业。

看到这样一份报告,你多半能够像在平房墙上看到“在此撒尿者死全家”的时候一样,从中察觉出某种奇妙的意味。是什么样的行业,才需要向人解释他们其实不喜欢杀同事呢?说到这里,我们暂且把“人们的偏见”放在一边不提,先看看“美式英语”这门语言对美国邮政业界的偏见:

用google搜索一下“going postal"("邮起来"),可以得到如下的解释:“going postal系美国俚语,指一个人极度愤怒以致失控,从而发展成暴力事件。通常见于工作场所。”需要指出的是,近年来这个词有越来越平蹚的趋势,连工作场所以外的“平民屠杀平民”事件也可以称为going postal。但这个俚语的本意指的就是我们今天要谈的主题:情绪失控之后,某些人突然开始丧心病狂地杀同事、杀下属、杀领导、杀前辈。

我们还可以通过场景来解释going postal这个词:如果你的一位同事今天早上走进办公室后,连卡都没打就从包里拿出射钉枪,先击毙了昨天开会时笑话他提案的上司,然后满屋子寻找跟着哄堂大笑的同僚,那你就可以说:我操,这哥们邮起来了。当然,都到了这种时候,我们的建议是您什么都别着急说,赶紧先想想自己该怎么办吧。

美国邮政杀人传说-猫腻儿

休士顿市拍摄的“怎样在办公室大屠杀中逃生”教学视频中的一幕

为了弄清邮政业是怎样以这种方式参与了美式英语,我们只能走进旧报纸堆,一件事儿接着一件事儿地回顾美国邮政业的暴力史:

1986年8月20日一大早,俄克拉荷马州埃德蒙市的中年邮递员帕特里克·谢里尔怀揣着两把手枪来到单位,先干掉了前一天批评过他的上司,然后开始对各位同僚展开无差别杀戮,最终共有14位同事惨死在他的枪下,还有其他6人中弹负伤。觉得差不多了之后,这位一手开创了美国邮政大屠杀先河的谢里尔先生举枪自尽。整个过程只持续了15分钟。

5年后的1991年10月10日,新泽西州瑞吉伍德市的前邮政工人约瑟夫·哈里斯冲进前上司卡洛儿·奥特家中,做掉了她和她的男朋友;次日他又来到单位,杀死了两位五六十岁的前同事。

一个月后的11月14日,密歇根州罗亚尔奥克市的邮递员托马斯·麦克维恩被单位开除后,带着一把步枪卷土重来,在单位杀掉4人后举枪自尽。

美国邮政杀人传说-猫腻儿

第一位在单位开展屠杀的美国邮政员工帕特里克·谢里尔

问题发展到这一步,邮政业想不在杀人界引起关注已经很难了。但此时事情的高潮还没来:

1993年5月6日,是美国邮政史上一个不能被忘记的日子。在这一天的短短数小时内,美国竟有两家邮局发生枪击事件,分别是在密歇根州的迪尔伯恩和加利福尼亚州的达纳点。在后一桩案子中,因尾行女同事被单位开除的邮政工人马克·希尔本不但杀死了两位同事,还在去单位之前先击毙了自己的亲生母亲。

形势如此,社会上的清议自然再也无法遏制了。“一日双响”事件过去半年多后,going postal这个用法第一次出现在了报纸上。1993年12月17日,《圣彼得斯堡时报》上刊登的一篇文章中写道:“这次研讨会得到了美国邮政的资助。邮政署内部发生过太多爆发事件,以至于一些圈子里已经开始把压力过大称为'邮起来’……”两周后,影响力大得多的《洛杉矶时报》更在其年度回顾文中写道:“今年国内发生的这些死伤更为严重的枪击事件,已经给英语带来了一个新词,将办公室大屠杀称为'邮起来’,……”

可想而知,在这两家报纸公然印出going postal俩字儿之前,美国一定已经有相当一批人把这个新俚语挂在嘴边了。而到了1995年,这个说法又出现在了青春片《独领风骚》(Clueless)中,从此一步登天,成了美国人民对一切办公室大屠杀的代称。前面提到过的《勇敢者的游戏》也起到了类似的作用。

美国邮政杀人传说-猫腻儿

美国邮政署终于无法再坐视这种场面了。请想象一下,如果你母语中表示“办公室大屠杀”的俚语借用了你所在的行业(“昨天那谁新媒体了一下”、“XXX给他们单位做了个设计”、“我就知道丫早晚得公务员”,等等),你可能也不会特别舒服。你要是领导的话就尤其如此。

为了在业内杜绝going postal问题,邮政署在“一日双响”事件后新增了85个名为“工作环境分析员”的工作岗位,分别派驻到85各邮区中。这些新增员工的主要职责,就是要避免各个邮局内发生暴力事件。而且如前文所说,邮政署还专门在2000年请学界来做了个调查报告,证明他们的员工已经不喜欢杀同事了。遗憾的是,由于缺乏第一手资料,北碱无法得知当时的人们听说这份报告时的反应。

也不知道是这一招管用了还是怎么回事,从此以后直到2006年,美国邮政系统内一直没有人再邮起来过。但不幸的是,其他各行各业里的美国人民仍在前仆后继地going postal,结果这个现成说法就在英语里一直延续了下来。到2005年的时候还有人出了一本书,叫《邮起来:怒火,杀人与反叛:从里根时代的单位到克林顿时代的科伦拜以及未来》。虽然邮政署努力想要改变形象,但似乎并没能重塑自我再创辉煌。

这就是美国邮政的杀人传说。就因为八九十年代几位邮递员或前邮递员的怒火,邮政这个词在美利坚可能要一直跟办公室大屠杀难舍难分了。去年的一个小插曲就是,虽然邮局员工已经消停了这么多年,美国邮政署还是因为大量采购枪支弹药而在社交网站上沦为了笑柄,搞得相关负责人要跑到媒体上发声明:“我们邮政署并没有在囤积军械。”

美国邮政杀人传说-猫腻儿

《邮起来》

当然,我们也别老说太平洋那边了。我们国家各行各业的从业人员邮起来的案例也很有的说,比如前几年发生在北京市宣武区的肯德基杀人案:2010年3月22日晚上,北京肯德基右安门店的员工高立新在用刀扎伤妻子后,离家骑车20分钟来到了单位,进入餐厅工作间后,他先用刀将同事赵某扎死,然后又用刀扎伤另一同事周某,直到被顾客和保洁员等人制止。

另一个例子发生在2013年,主角是湖南省株洲市档案局的工会主席旷晖。按相关新闻描述,此人曾在空军当过20年飞行员,人很骄傲,看重名誉。除了在单位和局长沈柏兰矛盾激化之外,他个人的家庭生活、财务状况等也都出现严重问题。到案发前两周左右时,其所在单位副局长曾来到他家,告诫他的父亲:旷晖这两天在单位情绪激动,摔烟灰缸,踢副局长的门,可能会闹出人命,弄不好“白发人送黑发人”。

终于,2013年6月9日,档案局3楼“突然传出尖叫声”。2楼的同事上楼后,发现旷晖骑坐在沈柏兰局长身上,地上有一滩血。当时沈局长已被其三刀刺死。旷晖被同事们拉开后,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换上自己以前的中校军服,独自来到8楼楼顶,后仰坠楼,当场死亡。

(以上两段摘录自新京报记者刘刚的相关报道)

美国邮政杀人传说-猫腻儿

旷晖

更多邮起来的例子,我们在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本来我们还想再给读者一个“好好上着班同事突然邮起来了该怎么办”的锦囊,但在研究中发现,网上媒体上各种各样的说法建议似乎都不是特别靠谱。某外媒大刊几年前曾写过一篇很不符合身份的文章,讨论“办公室突然陷入混乱时该怎么办”,给出了若干白领人士如何用办公用品制作武器的建议。北碱之所以不予以介绍,是因为我们觉得这太扯淡了。如果你们单位有人突然邮起来了,而你却不躲不跑专心坐在工位上拿着一堆办公用品玩乐高,那且不论你的手工作品能否抵挡住专业或非专业的利器或利器(以及火器),仅仅因为忙着鼓捣玩具,你就可能失去宝贵的逃生时间。

最后,如果哪位读者朋友上班上得已经快崩溃了很想邮起来,我们也想给您一些建议——请别误会,我们绝对不是要教您具体该怎么邮才能邮个痛快。我们生活在一个虚拟现实极为发达的时代,很多事情不是非要在现实中才能干,游戏、电影都可以化解我们的很多痛苦和渴望。

我们首先为您推荐《办公室大屠杀》(Kill Office Jerk)系列游戏。本着是骡子是马咱拉出来溜溜的原则,我们还是直接给您看图吧(下图有轻微暴力场面,易感人士请勿欣赏):

美国邮政杀人传说-猫腻儿

美国邮政杀人传说-猫腻儿

美国邮政杀人传说-猫腻儿

《办公室大屠杀2》截图

如上图所示,您到这儿过过瘾就行了,不必非得在自己单位见真章儿。如果这种简陋的游戏解决不了问题的话,您还可以试试一部叫《公司职员》的韩国电影。这片子拍得略微隐晦:主角在一个杀手公司上班,上到要吐以后决心辞职,结果遭到了所有同事们的追杀——你能猜到这片子的结尾有多治愈了吧?

《公司职员》在豆瓣上的评分只有6.5,很多人都指出了它“表演生硬,剧本苍白”之类的缺点。我们认为他们说得都对,但这根本不是重点,因为这些人都不是这部电影要安慰的对象。真正快要邮起来的朋友看这电影哪儿还顾得上演技和剧情——你看毛片的时候会关心演技和剧情吗?

以及我们的最后一条建议:离职吧。世界上肯定有比把他们全邮了更有意思的事情,只是你现在一时想不到而已。这绝对是北碱迄今为止说过的最鸡汤的话了。

最后,让我们一起缅怀一下1986年第一起邮局屠杀案的死难者。

美国邮政杀人传说-猫腻儿

(纪念雕塑做得这么苏维埃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