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条人:生活要像海里的鱼-猫腻儿

五条人:民谣乐队,来自广东海丰 。曾荣获十届华语传媒音乐大奖“最佳民谣艺人”、南方周末2009年度文化唯一年度音乐等12个奖项。

如果说在此殊荣下的五条人可以是作为民谣的代表,他们可没把民谣这玩意当回事,生猛的江湖草莽气铺面而来,甚至完全不理会你能不能听懂这件事,抄着海丰方言,踏架脚车牵条猪就这么来了。用唱或演,用日常聊天,甚至用吵架骂娘来不断打破你对民谣的想象。他们吟唱着身边的人和事,为你展开南方小城的风俗画卷,世情世相,由此扩大开来。是海丰,也是广东,也是中国,也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写真。

这次@五条人 带着他们的新专辑《广东姑娘》和我们坐在一起,聊起了关于他们的音乐及背后的故事。

五条人:生活要像海里的鱼-猫腻儿

这么多年过去了居然没有“广东姑娘”的歌

@网易原创音乐:什么原因促使你们签约摩登天空?

仁科:我们的新专辑《广东姑娘》其实是在摩登天空旗下的厂牌bad head发行的,是这个厂牌重启后的第一张作品,这个厂牌在当年是很酷的,出过像胡吗个、苍蝇、陈底里这些我们很喜欢的音乐人的作品。重启这个厂牌的人是张晓舟,我们跟他很熟,(签约)也跟这个原因有关。

@网易原创音乐:新专辑的发行距离上一张专辑已有近三年的时间?

阿茂:大概两年多。录好专辑花了两年左右的时间,后期、设计这些拖了半年。

仁科:录音很快,才四天半。关键是细节,像编曲、跟鼓手的磨合和对作品的修改。

@网易原创音乐:专辑为什么选在上海录制?

仁科:之前《一些风景》也是在上海录的。给我们录音的人外号叫“驴”,他给摩登天空的有些乐队录过音,对独立音乐人、乐队都很熟悉。他长期居住在上海,有自己的录音室。在广州因为找不到合适的人,所以录音棚也没去找。

阿茂:还有一点是我们喜欢同期分轨录音,刚好上海的录音室是好几个房间独立开来的,可以方便我们录音,有错误可以及时停止再来过。

@网易原创音乐:《广东姑娘》里“姑娘”这个意象有原型吗?

仁科:其实我们都喜欢广东姑娘。(笑)抛开这个形象,“广东姑娘”这四个字我们就很喜欢,而且还要简体字。像达明一派的《南方舞厅》,有一种亲切感。这么多年过去了居然没有一首叫“广东姑娘”的歌,没有人为广东姑娘写一首歌实在是太奇怪了。Japan乐队有一首歌叫《Cantonese Boy》 ,是1981年出的。达明一派也翻唱过,当时演出地点选在香港广东道的广东DISCO。

对我们来说音乐重要的是要有变化和惊喜

相比起前两张专辑,新专辑有了明显的变化,很少写情歌的五条人这一次正正经经地唱了一首《广东姑娘》;国语歌曲占到一半份量,当然也不乏《猪母上山咬老虎》、《请到老祖公》这样的招牌方言趣怪之作;另一变化是电吉他的加入,让音乐更为精细,旋律更加优美。

五条人:生活要像海里的鱼-猫腻儿

@网易原创音乐:同样一首《海风》,在《一些风景》中和在新专辑中的编曲完全不一样。为什么?

仁科:其实《一些风景》里的《海风》是多出来的,本来在上海的录音棚里录了20首歌,后来回到海丰才写了这首歌。录的时候非常简单,只有一把吉他,当时就想以后要做一个正式的版本。因为之前是片尾曲,现在有一个延续,也很好玩,而且《海风》讲的是一对情侣想离开县城,与之后写外面世界的内容比较吻合,所以就特意把它放在第一首。

@网易原创音乐:新专辑在网上发布后,喜欢和不喜欢分化明显。你们在乎外界的评论吗?

仁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这些都无所谓的,对我们来说音乐重要的是有变化和惊喜。就像我以前很喜欢的左小诅咒。有的朋友说他音乐不错,不过嗓音不行。但是在我看来,这些是不能分割的。也有人觉得左小的音乐不是音乐,是艺术。你没办法去说服别人的想法,对吧。

(会经常看评论吗?)

仁科:偶尔吧,网上有一些评论都挺有意思的。而且我觉得正是这样才把唱片扩散出去,不论别人喜不喜欢,哪怕骂都好。因为如果只是内部一个小圈子也是不好的。

@网易原创音乐:这张唱片新加入的鼓手邓博宇,他的加入会给你们的创作带来什么不一样的影响吗?

仁科:他很牛X的,出了一张电子唱片,同时在深圳有一个爵士乐队,本身也是一个即兴的前卫爵士的乐手。他的加入给新专辑加很多分。

阿茂:让我们的编曲更加细腻和丰富。

其实我是一个演员

主唱阿茂在很多歌曲里会突然冒出古怪的唱腔。《走鬼》里讲述了一个城管抓走鬼的故事,阿茂用了民间说书人的夸张念白,里面电吉他,镲片和手风琴你追我赶,热闹非凡,活像在现场来这么一出闹剧又散掉,留下一群看客目瞪口呆。

五条人:生活要像海里的鱼-猫腻儿

@网易原创音乐:你们做的这种音乐风格最初如何形成的?是否受在家乡海丰老一辈的影响?

阿茂:(唱腔)其实没有刻意去学,是氛围的影响,(音乐)无意间就进入到你耳朵了。而且一直听摇滚乐比较多,各种国家地区的都会听,里会发现很多也是怪腔怪调的。

(怎么想到要用方言演唱?)

阿茂:一开始也是想尝试一下,也没有想得很详细,只是用家乡话唱下来也觉得很顺。至于怪腔怪调,其实是后来创作时有意识地去运用,根据情节需要,像《曹操你别怕》。

@网易原创音乐:在这张新专辑里国语歌的比例比起之前明显提高了,为什么?

仁科:因为时代变了。(笑)其实是因为场景换了,像《美丽漂亮,英俊潇洒》,它不是在县城发生的事情。《像将军那样喝酒》这首歌的灵感来自于音乐人欢庆给我们讲的一个故事。我觉得关键是每一首歌你都会有合适的语言去表达,《走鬼》里还有一句英文呢。

五条人:生活要像海里的鱼-猫腻儿

惺惺相惜的好基友

来自上海的乐队顶楼的马戏团凭着恶搞颠覆的音乐风格和接地气的小市民视角,一直活跃在上海的音乐圈。也许是因为都以方言演唱,因为都有俏皮的音乐风格,亦或者是音乐中都有浓浓的市井气息,顶马和五条人成了圈里人尽皆知的好基友。

@网易原创音乐:据说这张专辑也得到顶楼的马戏团的鼎力相助?

阿茂:我们很喜欢顶马。和他们一起演出过几次,翻唱过他们的《苏州河恋曲》。他们也翻唱过我们的《十年水流东 十年水流西》。我们还在北京、束河这些地方一起合作过。

仁科:最早认识的时候是2010年的雪山音乐节,算是打了个招呼但是不熟。他们出道比我们早,是我们先听了他们的歌。他们乐队很怪嘛,演出很有意思,在音乐节看到了我们也很激动。他们帮我们借乐器,像做《一些风景》的时候帮我们借镲片。包括这两张专辑的和声,比如《一些风景》里《酒鬼猪哥伯》的女生和声等等,帮我们很多。

@网易原创音乐:歌曲里很幽默、鬼马、侠义,现实中的你们是什么性格?(互相评价一下)

阿茂:其实我是个演员来的。(笑)

仁科:我觉得他很好,演技又好,嗓音可高可低。他比较浪漫,每年都会选择一个国家去旅游,有一颗奔放的心。

阿茂:其实仁科也是挺浪漫的。他是非常细腻的,在做事的时候会想到很多非常细微的内容。

------------------------------------------------

《心肝痛》里一句歌词,由五条人对婆娘的喋喋不休如此回应道:“生活不是只有挣钱,生活要像海里的鱼。”从他们的口里唱出来,如此自然,如此天经地义,似乎从开天辟地以来就是如此。是的,像这样简单的道理,我们好像从来都没明白过。

五条人:生活要像海里的鱼-猫腻儿

他们说五条人:

最终,五条人还是把被这个暴戾的时代抢走的温情和诗意,还给了我们。与其说这是中国民谣的里程碑,还不如说是一颗小小的绊脚石——瞧,时代的独眼巨人轰然倒下。

——乐评人张晓舟

如今很多所谓独立民谣比流行乐更加腐朽,谄媚庸俗的旋律,小资做作的歌词,脚不落地,故作忧伤,这帮装扮为严重性压抑的性瘾患者,像挂羊头的狗肉店一样将“爱”字挂在嘴边,除此之外,几乎连人话都不会说了。而《广东姑娘》这张唱片证明:五条人仍自然而然地站在上述乱象的对面。

——乐评人杨波

找到一位音乐上的好搭档,不亚于遇上一位生命中的好旅伴。每次看五条人的演出,就像到一对小夫妻家里做客。男不张女不骄,又情趣幽默辗转于井然之中。羡煞眼球,心生美好。

——音乐人小河

俗话说“天上雷公,地上海陆丰”,五条人是海陆丰天团,海陆丰雷公!

——歌手老狼

五条人2015《广东姑娘》 首轮全国巡演日程

五条人:生活要像海里的鱼-猫腻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