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战区工作多年后还能继续相信人性

0
49
热度

14301114075390

2010年3月,阿富汗库纳尔省。在Tsunek村遭遇塔利班伏击后,阿富汗士兵将一名受伤的战友运上美国医疗直升机。

在过去的几年里,秘鲁摄影师莫伊塞斯·萨曼(Moises Saman)都住在埃及首都开罗,记录埃及革命带给当地居民带来的影响——不过,他也许会对“记录”这个词有不同看法;因为他一直刻意避免用编年史式的时间顺序呈现革命,而是把更多精力放在了捕捉其中的人性和情感上。

我们和他聊了聊,看看他是如何在战区工作多年后还能继续相信人性的。

VICE:我听说是一些展示巴尔干半岛冲突的照片让你对摄影产生了兴趣?

莫伊塞斯·萨曼:是的,我在90年代中后期看到了那些图片,带给我不少灵感,我对报道摄影的兴趣也是从那时开始的。

这有点奇怪,因为即使按照“战争报道”的标准,巴尔干冲突也算是一次特别残酷无情的战争。究竟是什么吸引了你?

我不觉得具体是照片里的什么吸引了我;当然,那些作品都很棒,我觉得是因为那时我正经历生命中的特殊时期,并开始对新闻和世界发生了兴趣。每天关注那场战争,就是我自己的“连线”时刻,我开始关注我个人生活之外的世界。

14301114307947

2012年5月2日,埃及开罗。一名男子因被怀疑是政府的支持者而被反政府抗议群众在开罗市中心的Abbaseya广场附近打伤。

在你到达巴尔干半岛时,冲突已经进入了最后阶段。这趟旅行是否影响了你对世界的看法?

我是1999年夏天去的。当时我完全没准备好,这是一次根本没想清楚的旅行。原本要和我一起去的好友最后退出了,所以我只能独自前往。我透支了信用卡,最后一张照片也没卖出去。我试图搞清楚局势,不过当真正到了才发现,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嘛。

不过我还是得拍。我想我还是拍到了好东西,在那里的体验也让我成熟了。至少我去了那里,犯了错;不过幸运的是,我完好无缺的回到了家,因为我也没有放弃新闻摄影。

你大多数作品都是在战区拍摄的。你喜欢被称作“战地摄影师”吗?你讨厌这个标签吗?

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用“讨厌”这个词,不过我的确不喜欢这个标签。我觉得这个词包含的很多东西不足以代表我所做的事情。我的确更愿意在战区工作,但我不希望我的作品只是因为关于战争而被人看到——在暴力和高压之下,我更想去表现超越“杀人和被杀”的时刻。

也许很多时候这么做不太实际,但这是我希望做到的。我希望捕捉那些能让每个人感受共鸣的时刻,我不希望只是拍死去的人和无止境的暴力,读者终究会对这些景象感到麻木。

14301114069276

2013年1月28日,埃及开罗。在塔里尔广场的冲突中,一名示威者将塑料袋罩在头上当做临时的防毒面具。

你以前说过,你的兴趣在于“寻找人性中正面的共性,去捕捉人群之中的亲密时刻,以提醒我们自己,在战争之中仍有尊严和希望。”在拍摄战争、仇恨和死亡这么多年后,你是否还相信这点?

我的寻找仍在继续,如果我不相信这点了,我的寻找大概也就停止了。不过我不想骗你,在去过这么多地方,拍了这么多年之后,你的确会在这些恐怖的场面中看到一些类似的东西。这样的事情不会停止,只会不断不断地发生。

不过我仍有信念坚持下去,保持这点很重要。我们都想拯救世界,或者做出改变,不过很快你就会发现,这不是很容易实现的事情。我要做的就是参与这场对话。我想单单是这一点,就已经十分重要了。

有没有什么项目差点摧毁了你的希望和意志力?

我想大概是在阿富汗拍摄的经历吧。我职业生涯中的大多时间都花在了那里。(2001年)北约接管喀布尔的时候我就去了阿富汗,最后一次去是2010年。一开始的时候,你还能看到希望,我还在向西方世界展示一个新的世界,那时候人们还不了解阿富汗,还会为之感到兴奋。但我们都知道,事情并没有很顺利。

现在想起来,那时候我还是觉得有希望的,不过也许是因为我太年轻,事业刚刚起步,什么都很兴奋,觉得自己身处好像《指环王》的场景里。那是很棒的冒险经历。有人付我钱,我拍的照片也能被别人看到。没有什么比这更好的了。不过现在再回看那一切,再加上我已经去了那么多次,你开始想更多的东西。我的作品能说明什么?对那里发生的一切,我又能帮上什么?这么想下去,真是一点希望也没有。

14301114461850

2003年4月,伊拉克巴格达。在战争之初,一架美国战机被击落沉入底格里斯河,伊拉克民众在搜寻遇难的飞行员。

你如何应付危险?我一直记得你的一张照片:伊拉克人在搜寻坠落在底格里斯河的美国飞行员。身处在一群对美国人充满愤怒的人之中是怎样的情形?

那张照片里的情况还不算糟。那时候的伊拉克还是在警察的控制之下的,事情还不会变得失去控制。每个人都害怕做错事。真正的危险是像在现在的埃及。当你身处人群之中,没有谁会听谁的。那里没有秩序,他们分分钟就会扑向你。那才是真正的危险,在这张伊拉克照片里,他们也许会打那个飞行员,甚至杀死他,不过对我来说还不至于太危险。在那些毫无控制的场面里,记者才会遭遇真正的危险。

直到近些年你都住在开罗,那里有很多工作?

是的,我最近才刚刚搬去开罗。

作为一个一直报道埃及也曾长时间居住在那里的人,你大概很难客观的看待现在的动荡,你会担心客观性的问题吗?

这是一个灰色地带,也是个很麻烦的问题。我想我不太看重客观性。客观性不足以评判任何人的作品,诚实才是最重要的。真正应该问的问题是,你要说的话和在做的事是否发自内心的诚实?这才是我要问自己的。在你和你所拍的事件有深入联系的时候,你的观点和第一手体验都是十分重要的。当然,对于一个你工作了很长时间的地方,你不可避免的会被困在一个地方。这很正常,不然你跟机器人有什么两样?情绪和感受都是真实的。在给报纸拍新闻的时候,我会尽力保证客观;不过对我自己的项目来说——比如我的埃及专题——我必须要诚实。

14301114056360

2011年10月29日,埃及开罗。警车开过开罗街道的时候向外张望的埃及警察。

跟我们说说你的书吧?

我做的这本书是关于埃及的变革以及更广义的“阿拉伯之春”,以及一部分中东地区在寻找自己新定位的主题。这是我关心的题目。我希望通过一种更加……怎么说呢,更加“充满感情的”方式来进入这个问题。这不是一本新闻摄影书,也不是事件的编年史,而是我的叙述。

你和人权观察组织(HumanRightsWatch)合作过。你是否认为摄影师都在试图改善其工作过的地区?

那是我们的目标,不是吗?不过我也同意我们不能太天真,或者变得太理想主义,不然那就太可笑了。我希望能在这些事务中表达我的观点。如果我拍的照片或者我发现的故事最终确实能改变生活,那就真的太棒了,我希望我所有的作品都能有这样的力量;但事实上,这样的事不会常常发生。你还是需要去努力,让人们看到问题,不断警醒。

143011143082

2011年11月22日,埃及开罗。在塔希尔广场的冲突中,一名头部受伤的抗议者被用摩托车拉着撤离前线。

14301114064193

2012年5月2日,埃及开罗。公民政府的支持者和军政府的支持者在Abbaseya发生冲突。1430111404932

2013年8月16日,埃及开罗。医务人员试图挽救一名穆斯林兄弟会抗议者,他在拉美西斯区与埃及安全部队的冲突中受致命伤。

14301114279739

2011年4月20日,埃及伊斯梅利亚。一张MohamadMashour狱中的照片被摆在Mashour家中的蛋糕盘之间。

14301114331175

2011年10月28日,埃及开罗。23岁的EssamAliAtta的葬礼,他在开罗Tora监狱服刑的两年刑期间被狱警杀害。

14301114086818

2013年1月25日,埃及开罗。革命两周年纪念日,塔希尔广场上,年轻的抗议者和警察之间爆发了冲突。

14301114317332

2011年1月16日,埃及开罗。Shobra区穆斯林兄弟会管理的社区中心,谢里夫伊斯兰委员会的护士。

14301114347873

2011年10月,埃及开罗。Zmalek区的高架桥。

1430111432878

2011年11月,埃及开罗。人们从塔希尔广场穿过。

143011143311

2003年5月1日,伊拉克巴格达。非法油站爆炸,一名美国士兵在大声驱散聚集的人群。

14301114328705

2001年11月,阿富汗Golbahar。北方联盟军抵达Golbahar村,准备最后推进喀布尔,并从塔利班手中夺回首都。

14301114347134

阿富汗Zagul省的Qalat。一名阿富汗士兵跪倒在一名为美军工作的阿富汗翻译身边——汽车在深夜巡逻中被袭击,翻译当场死亡。

14301114075642

2013年1月,埃及开罗。一名示威者在开罗的滨海大道上被催泪弹气体所包围。

14301114042573

2013年12月,埃及开罗。开罗街道上的乞丐。

翻译:madi

告诉我你的想法

别逗我,一句话都没吐槽!差评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