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裤被“嫌弃”的一生-猫腻儿

秋裤诵秋风一时劲,检我箱底眠。载物德须厚,保暖料必棉。

罗袜口里缚,橡筋腰间缠。大隐隐于裤,有恃不思寒。

——好诗,我选择狗带(go die)。

——先别,天气渐冷,又到了穿秋裤的时候,但随着秋裤的出现,谣言也慢慢露头了,且听我讲:

背黑锅的苏联专家

这个风靡一时的传言宣称秋裤乃是苏联遗传学家李森科在1953年开始着手实施的巨大阴谋,让中国人穿上秋裤可以使他们的“抗寒基因”退化,不能再往寒冷的北方扩张,从而巩固苏联的领土。

但其实这是一位网友对“外国人穿不穿秋裤”这一热门话题的恶搞段子。笔者必须指出其中的关窍——加强保暖没法让跟抗寒有关的基因退化,反过来说,天天往雪堆里跑也不能把基因锻炼得更强。简而言之就是后天获得的性状无法按照常规的遗传规律传给下一代。

事实上,文中提到的这位苏联狗头军师李森科,就是“用进废退论”的支持者,并把正统遗传学者统统打成反动阶级,清洗了一大批有异见的科学家。另外,在真实的历史上,1953年斯大林刚刚逝世,反抗李森科的势力已经开始冒头了。

因此,秋裤起源于苏联的传闻是假的,至少是一篇“钓鱼文”。

秋裤被“嫌弃”的一生-猫腻儿

秋裤男神柯立芝总统

——那么,外国人究竟穿不穿秋裤呢?

——有,而且秋裤就是起源于欧美的。

在这里先定义一下秋裤。如果说秋裤是“一种贴身的薄打底裤”,那么它很久以前就出现了,从中世纪一直到大殖民时期都流行着由长筒袜(chausses)进化而来的紧身马裤,大部分是白色,它其实就是以马术的名义炫耀男性结实的腿部线条。

而真正适合日常生活的长打底裤在百余年前才出现。只不过当时的样子很滑稽,上下身是连体的,叫做连衫裤(Union suit)。

秋裤被“嫌弃”的一生-猫腻儿

滑稽而又华丽的连衫裤广告

我知道你们要问什么——为了方便上厕所,它们有时会有屁股帘子的设计。

分上下身的套装定型于1905年的加拿大,当然老外不叫它秋裤,而是“长底裤”(long underpants)或者“长内衣裤”(long underwear)。long underpants和我们常见的较蓬松的束口秋裤比较相近。

和在国内一样,欧美文化圈里“秋裤”也会被很多人觉得太老太土太不上档次。木有办法,谁让它太接地气了呢。不过据说小约翰•卡尔文•柯立芝未当美国总统时,有一次在公寓只戴了一顶帽子,穿了一条long underwear,正临窗对镜剃须。此时一位美丽的姑娘正从楼下经过,看到这番情景不禁爆笑,柯立芝听到笑声也往楼下望去,两人目光初次相遇。不用说,她后来成为了美国第一夫人,而这则关于秋裤的故事自此也被传为佳话。

秋裤被“嫌弃”的一生-猫腻儿

谢耳朵也曾穿着火红的连衫裤飒爽登场

庞大的秋裤家族

越来越多的人想要与秋裤划清界限,清爽地从秋走到冬。也是,试想如果梦露在《七年之痒》中风情万种地掩住的是一条秋裤的话,这个世界将是怎样的崩坏。

如今纺织工艺进步得多,长内衣裤在款式和材料上也越来越“去秋裤化”。厂家拼命地把它设计得更时尚一些,这样即使秋裤的一角从西裤裤脚霸气地外露出来,也不会那么难看;然后纷纷打上“发热”“保暖”之类的标签。

秋裤被“嫌弃”的一生-猫腻儿

另一种流行多年的起绒保暖内衣裤(thermal underwear),其实在解放初乃至更早就有了雏形,那就是当年的“卫生衣”“卫生裤”,只是颜色比较艳俗,很有时代特征。最初的起绒工艺还是套在一个人形钢针辊上往下拽,衣服的里子就被钢针带出一条条绒毛,而辊式或针果式起绒机则是后来的事了。

如果是运动型的长内衣裤,则注重排汗多过注重保暖,如果你是着装习惯比较传统的人,觉得束口挺好,只是棉料太垮,那么混合了粘性纤维的棉料就比较适合了。还有新材料莫代尔,那是用欧洲的山毛榉等木质打成木浆后提取出来的木质纤维,与市面上所谓的竹炭纤维原理类似。我人民解放军07式军服里面的制式长内衣裤就含有莫代尔纤维,长得和普通秋衣裤一样其貌不扬,但抗皱、耐穿、不走形的效果一流。一套穿在身,就是大隐隐于裤筒的高端选择了。

秋裤被“嫌弃”的一生-猫腻儿

美国音乐人Colin MacIntyre穿着他的long underpants,也是蛮有气度嘛

说了这么多,天气这么冷,别嫌弃了,快去穿秋裤!

参考阅读:

Wikipedia:Long underwear

塞德里克·格里穆:《追踪进化论》,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8

李当岐:《西洋服装史》,高等教育出版社,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