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件事读者想必不会意外:我们都是英国维多利亚时代的爱好者。本文中探讨的女权人士也不是现当代的feminist,而是一百多年前英国争取妇女投票权并呼吁投票给妇女的suffragette。

在那个时代的大英帝国,这一派女性的政治组织(以及准军事组织)给社会带来的震撼绝不亚于今天的任何女权团体,在行动上可能还要激烈得多。她们发起绝食,组织卧轨抗议,把强酸倒进邮筒,袭击高官显贵的宅邸,在无人居住的房屋纵火,在广场上放炸弹……在运动后期,她们还成立过专门负责跟警察对打的“保镖”队伍。您如果和我们一样爱好19世纪英国文学的话,那应该不会对她们的威名和玩儿法感到陌生.

一百多年前的反女权宣传画-猫腻儿

1910年的伦敦街头

如你所知,她们的事业后来获得了成功。1914年世界大战爆发后,女权组织基本上停止了激烈抗争,开始组织战时生产,由此赢得了政府和普遍大众的好感和同情,之前在激烈抗争中被关押的女权人士也得到释放。等到1918年,事情就水到渠成地前进了一大步——30岁以上的英国妇女获得了投票权。又过了10年以后,21岁以上的女的才全体拥有了投票权。

一百多年前的反女权宣传画-猫腻儿

1913年6月5日,一名女权人士冲进著名赛马活动“叶森打吡大赛”的赛道,想把女权标语拍在国王乔治五世坐骑的脸上,结果直接被撞至飞起,4天后不幸去世。

当然,这一波女权运动并不限于英国,其他英联邦国家还有美国都有非常了不得的女性投票权组织。

一百多年前的反女权宣传画-猫腻儿

白宫门口说走起来就走起来

可想而知,在运动的进行阶段,老派人士们对这玩意儿会感到多么震惊——女的都想要投票了,将来岂不是要抽烟喝酒晚饭在外边吃?于是下列这些现在看来颇令人生疑的宣传画就纷纷诞生了。在整个女性投票权运动时期,这样的玩意儿可谓成千上万。

一百多年前的反女权宣传画-猫腻儿

“你爸又把面泡烂了?”

一百多年前的反女权宣传画-猫腻儿

"You wouldn't steal a policeman's helmet and go to the toilet in it."

一百多年前的反女权宣传画-猫腻儿

“女权分子的阴谋”

一百多年前的反女权宣传画-猫腻儿

所谓吵不过就拿孩子说事儿

一百多年前的反女权宣传画-猫腻儿

至于吗

一百多年前的反女权宣传画-猫腻儿

气管炎画家接到反女权活儿的产物

一百多年前的反女权宣传画-猫腻儿

客串出演委屈丈夫的苏维埃少年

一百多年前的反女权宣传画-猫腻儿

也不知道进的是女权组织还是社区武术班

一百多年前的反女权宣传画-猫腻儿

这模样能娶着媳妇也不易,好好洗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