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纽约深秋微寒的一天,我在斯坦福就读时的教授Bill Guttentag 写信给我询问,关于南京这个城市和那段历史。Bill说,灭绝式的屠杀和遗忘两个词不能并存。

《南京》,一部不该被忘却的电影-猫腻儿

更早些的一天,在阳光明媚的加勒比海岸,Ted Leonsis, AOL,美国在线的创始人之一和副总裁在度假,他在盥洗间的字纸篓里被一张丢弃的报纸上一个女人哀伤的眼神闪电般地击中,竟然无法挪步,他捡起那张报纸,那个女人是已去世的张纯如,她写了那本书《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在此之前,Ted 不知道这个地球上有个城市叫做南京。他读了那本书,合上最后一页却再也合不上自己的眼睛。

2005年夏天,他打给他的好友Bill Guttentag, 一位著名的学者和纪录片制作人,说他自己愿意出资拍摄一部关于南京真相的电影,请他执导。Bill最熟悉的中国学生是我,于是他第一个来找我,问我,你可知道南京曾经历的劫难?

我当然知道,我也希望世人皆能了解这一段历史,并铭记,并反思。那年冬天我怀着女儿,也怀着一颗沉重的愿心,开始帮助Bill做基础的研究并安排他的中国之行,通过原来在电视界朋友的帮助,很快取得与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和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等机构的联系。可惜当时的身体状况和现实条件没有能力为此贡献更多。

Bill与Ted等人亲身赴南京等地采访大屠杀幸存者30余人,昼夜工作,邀请美国诸多知名影视界专业人士参与支持。在日本拍摄期间,有日籍工作人员因压力与威胁被迫退出,但也有坚强的反战志愿者义无反顾地执著奉献到底。Ted 为这这部叫做Nanking的纪录片个人投入200万美金,并付出大量的心血和劳动。他明确表达,对这部电影的版权绝不介意,希望它以任何方式传播,使人得以知晓并铭记真相,这不是一部谴责日本人的电影,这是一个谴责战争与暴行的宣言。

影片于2006年底拍摄完成,2007年1月20日在SUNDANCE 电影节首映,同年7月3日在北京首映,我记得当天自己着黑色衣裙,但是黑色丝巾上有怒放的花朵,向从人类最深重罪孽里生出的高贵和善意致敬。我们相拥而泣。影片自2007年7月7日起在中国公映,反应平平,几乎无人得记。我把用封面报道它的一期,《三联生活周刊》镶进玻璃镜框,一直放在我的办公室里。我期待有一天女儿问起妈妈乏善可陈的一生里,什么是值得自豪的事情,我就会给她讲这个故事。就是今天。

从此我没有再见过Ted, 他的名字在有关这部电影的维基百科里也不见被提起。我和Bill年年对着一杯酒或咖啡相见,也不再提起这部电影。过了比8年更长的时间,用了我们打赢那场苦战的时间,这一年的12月13日,有人终于记得了这不该忘却的纪念。我翻墙去Amazon, 看到对这部不见经传的小片的星星评论,泪盈于睫。

编者注:《南京》是第一部以外国人的视角回顾南京大屠杀的纪录片,从创作开始就受到全世界关注。

附:影片《南京》详细介绍,点此进入

点击视频观看电影《南京》:
http://www.56.com/u17/v_MTAyODQ5MzAy.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