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樱花季参观了靖国神社

0
45
热度

靖国神社是个奇怪的地方,扭曲人性又有人情味。去之前,我还是有点紧张的 —— 毕竟除了天安门广场之外,我还没去过这么 “政治敏感” 的景点。不过到了门口才发现,其实要多正常有多正常:一条街都是摆摊卖小吃的,还有小朋友搭台唱歌,一派和谐的庙会景象,并没有电视上见到的那些穿着日本军服的右翼们。

14301926673796

事实上,神社门口就写得很明白:这里不准示威、不准展示旗帜。所以就都挪在院外活动吧。

143019266580

神社本身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樱花开得不错,游人驻足拍照,大家只是在门口拍拍手鞠个躬什么的,间或能听到同胞说中国话。唯一不同的是随处可见的纪念雕塑 —— 从神风敢死队、护国海防舰,到东京审判上为他们说话的法官 Radhabinod Pal,甚至还有战马战鸽军犬等等动物军人,面面俱到地供了一遍 ……

反正还没进博物馆,就先给我打了个预防针:这将不是一次轻松愉快的参观。

14301926657521

神社内的博物馆叫 “游就馆”,馆名竟然还是出自《荀子》:“故君子居必择乡,游必就士,所以防邪僻而近中正。”(其实 “靖国” 也是出自《左传》)这是一个战争博物馆,从古代武士开始,明治维新、“日清”(甲午)、“日露”(日俄),一直讲到 “大东亚战争”(二战)—— 当然,还是最后一个篇幅最大。

博物馆里说的跟我们了解的大相径庭:比如说神风队员奠定了今天日本和平繁荣的基础(其实也对,难道不是他们输了才有了今天的日本吗),比如说南京大屠杀是溃败的中国军人穿上老百姓的服装被 “我军” 悉数歼灭,比如说 “大东亚战争” 虽然失败但还是鼓励了亚洲各国争取民族独立云云,不一而足。记得我看过一个美国人拍的纪录片,里面的一个老兵表示:希望日本有一天能重新成为一个伟大的国家。

咦,我明明觉得现在的日本才是一个伟大的国家嘛 —— 别的国家可没有这么多能冲屁股还能发出假抽水声的马桶!

14301926667786

我现在心情特别矛盾。和你一样,我在国内也见过了太多的爱国青年,但他们的历史观和拧巴的价值观并没有让我特别不适。真正让我纠结的是,靖国神社虽然有着我们熟悉的骂名,却恰恰特别会讲故事 —— 它宣扬的那些反人性的忠君爱国,恰恰是以最诉诸人性的方式表现出来的。

在每个展厅,他们拿出来的都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用他们的经历、遗物、家书、日记,来证明他们是 “多好的普通人”。尤其是最后一个展厅,就是几屋子的照片墙,也就是这里所供奉的亡灵,下面写着他们的名字、照片、籍贯、死亡的时间地点年龄。当一个个 “鬼子” 就这么透过照片黑压压地注视我的时候,我居然也有了一丝这样的叹息:都是人。而且,差不多都是年轻人。

14301926647820

照片上也有姑娘。一般是军属,或者是后勤人员。也有小孩子:我就发现了一个两岁的小女孩的照片,陆军家属,死在中国东北,死因也被归为了 “战死” —— 不知小朋友在天之灵对这个定性是否满意。又见到一个叫 “××一二三” 的名字,我笑说,完爆山本五十六,然后却不自觉地幻想他在学校里是如何因为奇怪的名字被同学取笑。鬼子又变成了忧伤的小男孩。然后我又看到几个日本爷爷奶奶在一张照片前驻足,笑吟吟地说着什么,我只听懂了一个单词:“可愛い”,也就是 kawaii。

最让我难过的倒不是照片墙,而是一个叫佐藤源治的宪兵的诗 —— 他1948年死在爪洼的牢里(这跟被处决的战犯一样,被称为 “法务死”,很有趣的委婉语)。对照英文翻译,这首诗大概是这么说的:

 

我从小就不会唱歌,简直就是我人生的污点。

我一个人偷偷地在家练,妈妈细心地教我。

我弟弟妹妹也都不会唱歌。

我们几个在学校里唱,唱得都哭了,老师同学却都笑起来,说你们快别唱了。

如今离家已经十二年,我坐在监狱阴冷的窗户边。

听着虫子看着月亮,想起妈妈我就开始唱歌。

这次,所有听到的人都哭了。

如果妈妈能听到我唱这首歌,她一定会开心地拥抱我,夸我说:好孩子,你终于学会唱歌了!

 

我笑出了声,但瞬间又难过起来,为这绝望的幽默感。他不是死在战场上,所以有足够的时间在牢里反思人生,也有足够的时间来幽默 —— 哪怕幽默的对象是自己残酷的命运。

14301926645176

走出游就馆和靖国神社,我不知道怎么总结我的观后感 —— 毕竟我的反感和感动都是由衷的。我想起了电影《斗牛》里,涩谷天马演的鬼子拿着全家福求饶:“这是我妈妈,这是我弟弟,他们都在等我回家。” 而黄渤演的牛二则用胶东话精彩地回应:“就你有家人,就你家有老的有小的,俺都没有?” 这句话,再加上涩谷之前的那句 “人和人没有道理彼此杀害啊”。也许这就是我想留在靖国神社的话吧。

14301926664055

我想,我宁愿一厢情愿地把这些照片看成是对战争死难者的纪念 —— 不管他们是心甘情愿、是被欺骗、还是被胁迫着走上了这条不归路,都是战争的牺牲品,也是供奉他们的人所宣扬的价值观的牺牲品。就像午餐肉罐头上画着的小白猪,可爱到让人觉得它很开心被我们吃掉。可是我还是要说,万一某天我不幸成了祖国的炮灰,像那个两岁小女孩一样,求你们千万不要把我供在这样一个地方。我一定死不瞑目。

最后我得承认个错误:我偷着在不允许拍照的地方盗摄了。

告诉我你的想法

别逗我,一句话都没吐槽!差评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