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名有着韩国血统的美国人,Buzzfeed记者Ashly Perez怀着“寻根”的心情回到韩国。然而,韩国畸形的审美与社会价值观最终使她离开这里。她写下自己离开的原因,并自嘲“因为我不够美丽”。这篇文章,在韩国文化日益膨胀的今天,或许有一些警示作用。

文 | Ashly Perez       翻译 | ScarlettC

来源 | Buzzfeed

搬到韩国的大邱市去当英语老师,是我这辈子做的最重要的决定之一,离开韩国同样是我这辈子做的最重要决定之一。

我在韩国的经历并不差:在空余的时间里,我几乎游遍了整个亚洲,结交到来自全球各地的朋友,并且被韩国的摩登建筑与科技深深的震撼。我所教的学生们真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孩子,当地人对我也还算友好。

我是热爱韩国的,直到发现这个国家畸形的审美观,它超出了我的承受范围。

韩国人对于外在美的变态追求,迫使我离开这个国家-猫腻儿

韩国人对于外在美的变态追求,迫使我离开这个国家-猫腻儿

▲ 本文作者Ashly Perez与友人、学生的合影

记得有一次,我在学校的走廊遇到一个哭泣的女孩,她带着浓浓的哭腔告诉我,因为她的皮肤比普通女孩稍黑,班上的男同学嘲笑她“非洲人”。类似的事情真是太多了,高中生们下课回家,手中拿着的都是整形医院的传单;28岁的女同事,为了减肥、竟然每天只吃葡萄,代餐粉和黑豆。但是在我的眼中,她既纤细又苗条,身材不知道比我小了多少个号!

作为一个古巴/菲律宾/韩国混血美国人,成长在白人环境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的事情。因此,想到即将回到一个自己的长相不那么“异类”的国家,我就像即将归家的游子那样兴奋。

但这个想法很快就消失了。

韩国人认为,小脸、白皮肤、高鼻子才是美,一丁点不同于大众审美的特点都将被划作异类。因此,所有人都费尽心思使自己和其他人看起来一样。

同行的白人朋友在这里收到了明显优于我的待遇,韩国人羡慕他们的白皮肤,小脸,高鼻梁。而我,在他们眼中,太胖,太高,太黑了。我发现,除了分享相似的基因片段,身边这群长着与我相似的亚洲式圆脸与高颧骨的“同族人”永远不会将我划入他们的一员。

韩国人对于外在美的变态追求,迫使我离开这个国家-猫腻儿韩国人对于外在美的变态追求,迫使我离开这个国家-猫腻儿

▲ 韩国的街道上最不缺美妆店

意识到这一点后,我试着融入,我的第一个尝试是改变自己的外貌。我走进了众多化妆品店的一家,营业员看着我充满阳光气息的皮肤猛得摇头,塞给我一堆美白洗面奶,粉底。

第二个尝试,是改变自己的穿衣风格。韩国的地铁站就像大型forever 21,服装店里陈列着时下最流行的款式,而且价格便宜不到10美元。然而,令我惊奇的是,人们总是买相同的款式,那些20多岁的年轻人就像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乍一看去,这些服装店挺时尚的,但是选择却十分有限,导致我常常与同事撞衫。

除此之外,我几乎无法找到合适自己的尺码,这让我非常沮丧。在美国,我可是小于平均女性尺码的,然而在韩国,我觉得自己成了一头巨鲸。

韩国人对于外在美的变态追求,迫使我离开这个国家-猫腻儿

▲ 乍一看去,这些服装店挺时尚的,但是选择却十分有限

这里根本没有尺码之说,所有的衣服都被标为“均码”,买衣服变成一场赌注。我永远不知道自己的腰围能否撑进下一家店的“均码”。

更令人沮丧的是,当我拿起一条裙子站在镜子前试图比划的时候,店员会在很远的地方大声咆哮:“你太胖了,穿不下!!”

我理解每一个国家都有不同的尺码标准,但是韩国未免也太夸张了。在美国买中号的我,在这里只能买加大号!而且还并非所有的地方都能买到,我不禁好奇,那些体型偏大的韩国人怎么买衣服?

令我如此坚定的离开韩国的原因并非全部来自个人经历,也来自我的学生。想到这群可爱学生今后将被迫接受毫无个性可言的价值观,我很难过。

韩国人对于外在美的变态追求,迫使我离开这个国家-猫腻儿

▲ 在韩国,整容手术是一件普遍的事情,19-49岁的女人,每5个人中至少有1个进行过整容手术

在韩国的社会价值观影响下,他们将觉得自己永远都不够聪明、不够美丽,永远进行着不做“异类”的田径赛。据我所知,在韩国,19-49岁的女人,每5个人中至少有1个进行过整容手术。这意味着,我可爱的学生们,有朝一日或许也会被推进冰凉的手术室,任由刀刃划过自己的脸庞。

对于美,世界上很多国家都有极高的标准。追求外在美的同时,内在美重要。然而在韩国,人们似乎丝毫不在意内在美。一次我对学生说,你们的内在美让我着迷,却收到一片茫然的眼神。后来我理解了,这不是学生的问题,而是“内在美”这个概念在韩国根本不存在。

最终我厌倦了,厌倦了素颜上课被学生们叫做“大白脸”或者“憔悴的老师”,厌倦了当我穿着运动服走在街上,迎来路人厌恶的眼光,厌倦了被视为“丑女”,仅仅因为我无法迎合韩国的大众审美。韩国,被我视为“家”的地方,开始抽干我的灵魂,因此我选择放弃,决定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