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跟《布达佩斯大饭店》的音乐监制聊了聊-猫腻儿

尽管他曾失足拍过刻意古怪的电影《穿越大吉岭》,尽管人们轻易认为他在自己的世界中执迷过深,然而他的电影一直都很有趣,艺术气息浓厚,而又感人至深;最新电影《布达佩斯大饭店》也不例外。说实话,这是继毋庸置疑的佳作《青春年少》(Rushmore)之后,他最好的一部电影。几年来,Anderson 一直都和音乐监督 Randall Poster 合作;他和导演一起选择电影中使用的歌曲,并为原声音乐决定大致的方向。我找来了 Randall,问了问他的工作包括哪些事项。

Noisey:你是怎么入行的?你之前曾是音乐人,还是因为你的音乐品味极佳?

Randall Poster:我并不是什么值得一提的音乐人,也不为唱片公司工作。我只是痴迷于音乐和电影。我之所以会起步,是和朋友一起写了有关大学电台的故事剧本。我们把这个故事拿给圣丹斯协会,拍了部电影叫《A Matter of Degrees》,并往电影里加了音乐,由此我决定将音乐作为我以后的发展重点。

你和 Wes Anderson 是怎么开始合作的?

我在 Wes 拍完《瓶装火箭》(Bottle Rocket)时遇到了他,他请我帮他制作原声专辑。此后我们一直在合作。

《青春年少》的原声是我的最爱,因为里面充满着60年代的氛围,和电影中的少年,主角 Max Fischer 非常契合。你也特别喜欢那个年代吗?

我觉得在《青春年少》中,我们想要挑出那些不太出名的“英伦入侵”(British Invasion)乐队。Wes 总会聊到这些人在专辑封面上穿外套打领带,但他们的音乐却又很激进很叛逆。我觉得这点和 Max Fischer 很匹配,因为他在平静的外表下,一心想要突围。音乐代表了他的性格,他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我觉得这也是我们在电影中一直贯穿的主题,比如在《布达佩斯大饭店》中的 M. Gustave 身上也能看到这点,当然他所处的环境更加温文有礼。

这一点在音乐中是如何体现的?

我们用了巴拉莱卡琴,其音色会让人联想起更加根本的人性,更加经久不衰的人类价值,这些和潮流变迁毫无关系。接着我们搭配了充满恳挚感的维瓦尔第式音乐。

电影中谦恭有礼的主角由 Ralph Fiennes 饰演,与他搭配的是 Alexandre Desplat 手忙脚乱感的音乐。你是如何和作曲家一同工作的?

Alexandre 和我参与了 Wes 最近三部电影的配乐工作。我先和 Wes 一同工作,然后 Alexandre 加入 Wes,我们试图找到某种声音或者感觉,他再由此创作音乐。Wes 就是这样组织制作原声音乐。我们一同选出歌曲,也选择好配乐的声音类型,这么做能帮他和 Alexandre 沟通,然后为此创作音乐。Alexandre 创作出旋律后,我们也决定要使用这种民风浓郁的声音。

许多音乐节奏都很快。不知道你是如何将音乐和电影中的感人瞬间结合起来的。

音乐过渡得很好,Wes 电影中的原声音乐就是他要求的理想状态。巴拉莱卡琴和原创旋律辅助电影的情节发展,让场景更加扣人心弦。当然,感人时刻出现时,音乐也会暂停。

既然 Wes 希望电影的原声音乐是他要求的理想状态,那你们会不会偶尔因意见不合而有争执?

这些要求并不会产生紧张的氛围,倒是会让我半夜三更还在打电话,为三位俄罗斯巴拉莱卡琴演奏者及陪同人员安排旅行计划。

大家都知道他们陪同人员的要求很多……你们在不少电影中使用了滚石乐队的音乐。这并不常见——我猜是因为他们开价很高。你对预算怎么看,能不能告诉我,他们的一首歌大概要花多少钱?

我不想说具体金额;但与导演合作时,我的职责就是做到他们想要的一切。我觉得艺术家们对于制作规模很敏感。预算为 1 亿美元的电影与 50 万的电影当然是天差地别。希望由于我的参与,他们会感觉至少电影中的音乐运用得很不错,大部分音乐家都愿意根据预算来做出调整;你还可以强调下这么做也有好处,如果电影制作得很棒,那音乐人也能沾光。

这一套在 Mick 和 Keith 身上也适用吗?

我们用滚石乐队的歌,是因为我们一开始和 ABKCO 一起制作原声,ABKCO 是滚石乐队发行《Sticky Fingers》前的厂牌,那是滚石的弱点。不是我吹牛,但滚石乐队一度是我们的驻场乐队。

总有人持续批评说,Wes Anderson 的电影有一种刻意的古怪风情。你有没有想过这一点,对此你又有何回应?

某些艺术家只能创作自己能创作出的作品。如果对 Wes Anderson 电影的批评是这些电影太 Wes Anderson 了,那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我觉得 Wes 的电影在创意和感情方面做得都很好,他对于自己作品的关注难以比拟。我可能说的不对,但体育术语中有这样一句话:“鲁尼把一切都留在球场上。”Wes 完成电影时,他也把一切都留在电影中。我还想对这些影评人说一句很简单的话,让他们都滚吧。

这样好多了!

滚吧,他们爱看什么就看什么……

一堆 Michael Bay 的电影……

对,或者《冰雪奇缘》……

你在读剧本时会联想到歌曲吗?整个配乐过程是如何进行的?

我曾参与过一些特定历史时期的电影制作,不得不在读剧本时就想该如何处理音乐;或者是电影中有音乐剧的元素,各个角色都是表演者;或者是电影场景中需要现场音乐,我会思考那是怎样的音乐。而在其他类型的电影中,我通过和导演谈话,问他音乐需要提供怎样的声音,情绪或者旋律来配合。有时直到进了剪辑室才能看出效果,才能进行复杂的编排。这不仅考验智力,有时电影紧张活泼,你还可以搭配意境相反的歌曲,看看会产生什么效果。

你是如何用音乐搭配某些具体场景的?

大部分想法是我在他写剧本前和他对话中了解到的。在《青春年少》和《天才一族》(The Royal Tenenbaums)中,我们已经清楚自己想在电影中运用哪些歌曲,所以最后配乐就成为了看我们能配多少歌的游戏。Wes 和我之所以如此看重音乐,是因为我们花了很多时间,透过电影的角度来思考音乐。

你有没有和其他合作过的导演产生过重大分歧?

自信的艺术家都乐于迎接一些不同的意见,并投身于看似分歧的对话中。这就是制作电影的魅力,你能借用他人的热情,驱使自己前往意想不到的地方。为电影在不同领域工作的人们都想推行自己的想法,而一个伟大的导演必须能处理这些挑战和力量。

身边都是马屁精和傻瓜,根本毫无意义。

或许我会这么说,在我的职业生涯中,要是事情没能如我的愿,我该多哭几次才对。

你哭过吗?

偶尔哭过几次。大部分是一个人躲在厕所隔间里哭,但这代表我们都很在乎!

没错,我们在工作中偶尔会遭遇在厕所隔间怒气冲冲或者伤心落泪的时刻。有时人们需要表现出这种情绪的爆发,好让人知道你对此很在乎。

没错。

最后一个问题:一名音乐监督的内心是不是一个沮丧的音乐人?

我得说自己和沮丧根本不搭界,再说我弹奏的是贝斯,总能找到表现自己音乐情怀的正确场合。

接受自我就能获得幸福。谢谢你能和我们聊聊,Rand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