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E 面会 | 陈光标

0
23
热度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I2MzYyNTQ2NA==/v.swf.html

制片手记

 赵老师(Joshua Frank,制片):

我对陈光标的兴趣,源于我们都熟悉那些东西:腰缠万贯的 “中国好人”、一掷千金的撒钱慈善、“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董事长” 的微博认证头衔、在雾霾弥漫的北京街头免费发放新鲜空气、被质疑造假的冰桶挑战 …… 他是个存在于互联网世界的人(或者说,他很善于利用社交媒体),被很多人当作小丑,但他自己却好像并不在乎。更重要的是,与一般中国富人的低调慈善不同,他浮夸的表现方式和高调的频繁曝光,让质疑之声越来越多。

2014年,随着陈光标号称要收购《纽约时报》,他的名声传到了美国;同年晚些时候,他又宣布在纽约中央公园为到场的无家可归者提供免费午餐,并每人发放300美元现金 —— 不过最终并没有实现。在流浪汉们愤怒的咆哮声中,他翻唱的慈善名曲 “We are the World” 回荡在中央公园的上空,也在中国的社交网络上被又一次病毒式地传播着。

在经过多次的辗转联系和沟通后,我们来到他位于江苏农村的老家,去了他出生的地方,跟他在农贸市场采购了食材,品尝了他亲手给我们烹制的大餐 …… 在这些真实和不真实的场景里,试图寻找着这个网络红人与现实为数不多的交汇。

王怡冰(BB,制片/主持人):

我第一次见到标哥是在北京 —— 当时我们的另外一位制片Josh已经和他试图联系了一年,但是始终没有音信。一天中午,我们突然接到他的电话,并在当天下午就去了他在北京的家,也可以说是一个他通常接见客人的场所。意外的是,他专门派了司机来接我们,并亲手为我们做了一桌菜。

说实话,我当时真分不清他是真的热情好客,还是因为我们是媒体。那天在饭桌上的聊天愉快极了,我们一起喝了白酒黄酒一堆酒,并开始谈论起了一些很有趣的话题。我们萌生了进一步深入拍摄他的念头,想让更多人看到生活中的标哥是什么样子。

电话通了很多次之后,我们终于在视频拍摄的前两天和标哥确认了拍摄时间,来到了他的老家。但现实与我期待中的大相径庭:当时来了三四家媒体,我们根本无法接近他。我们试图找了各种各样的办法单独与他相处,但是只要有摄像机在,就感觉到这是一场秀,即便是在隔着二百米的距离拍摄的花絮,标哥也会摆出一些好看的姿势来让你拍。我可以说,他真的很职业。

但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感觉标哥很可爱。没错,他大多时候是在装,但我也可以说那就是真实的他。不管是习惯成自然也好,还是什么也好,他就是那个时代的产物,又正好赶上了这个时代,所以让他当了回英雄 —— 能成为自己想成的样子,那真是最好的事了,更何况他做的是好事呢。

告诉我你的想法

别逗我,一句话都没吐槽!差评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