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南苏丹故事:难民与超模-猫腻儿

照片来自麦克·梅里亚(Mike Mellia)的肖像摄影集《我们的南苏丹故事》(Our Side of the Story: South Sudan)

2011年7月9日,饱受战乱的南苏丹迎来了独立,成为了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年轻的国家。仅仅建国两年后,由于争夺石油利益以及由来已久的部族矛盾,南苏丹总统基尔(Salva Kiir)免去了副总统马查尔(Riek Machar)的职务,并在同年发起军事攻击,南苏丹内战爆发,双方军队均出现了屠杀支持对方民众的行为。

其实自从1995年以来,南苏丹地区就一直浸淫在不断的战乱炮火之中。今年4月,我们接到邀请参加纽约摄影师麦克·梅里亚(Mike Mellia)的影展,他的系列摄影作品 “我们的南苏丹故事”(Our Side of the Story: South Sudan)拍摄了一组如今已在美国成为艺术家的前南苏丹难民肖像:拍摄对象包括为 LV 等品牌走台并在 Kanye West 的 MV 里出镜的超级名模、与瑞茜·威瑟斯彭(Reese Witherspoon)共同出演影片的演员、以及一位在哥伦比亚大学上学的诗人兼学生。

在他所拍摄的所有人里,大多数还有家庭成员生活在南苏丹或者临近的难民营中,而这些亲人却对这些人如今的艺术家身份毫不知情。我们联系上了几位被摄对象,想要听他们讲讲从南苏丹到美国这段令人难以置信的大航海故事,以及他们从难民营到顶级时装秀场和世界著名学府的人生经历。

玛丽·马雷克(Mari Malek)生于南苏丹第三大城市瓦乌(Wau),有20个兄弟姐妹。她父亲是财政大臣,母亲是名护士。眼见战争形势变得严峻,母亲把整幢房子变成了开放式的避难所,接纳房屋毁于战乱的难民。随着暴力行为的升级,母亲带着玛丽和两个姐姐去了埃及的难民营,想要逃出那片大陆。

她最终移民到了美国新泽西州的纽瓦克市,住在政府提供的保障住房里。那是个充斥着毒品,暴力,妓女及诸多社会问题的地区,用玛丽自己的话说,这个地方的可怕程度 “简直可以跟苏丹媲美”。后来她们搬到了圣地亚哥,玛丽去了加州的学校,并在20岁时有了孩子。随后她被模特星探相中,一时兴起搬到纽约投身时尚业。从那时开始,她为 Lanvin 这样的奢侈品牌和《Vogue》杂志都做过模特,还在 Kanye West 的 “Power” 和 Lady Gaga 的 “Born This Way” 两部 MV 中出演角色。如今,她在曼哈顿的一家叫 Lavo 的夜店做 DJ,艺名是“DJStiletto”。

她向我描述了如何在与自己成长环境截然不同的世界里工作,以及男性的自大在内战中起到的作用。另外,她还谈到了自己的非营利组织 “为教育而战”(Stand For Education)。这是一个旨在增加南苏丹人受教育机会的机构,因为玛丽相信,教育是终止战争的唯一方法。

VICE:你在南苏丹的什么地方出生?

玛丽·马雷克:我在第二次内战期间,生于南苏丹的瓦乌地区。我来自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工作家庭,家族很庞大,大概有20个兄弟姐妹,其中5个是我父母的孩子,其余则是同父异母。我父亲有四个妻子,我的母亲是第三个,她也负责照顾所有的孩子。

我小的时候,母亲是护士,父亲在政府的财政部门工作,因此他总是在南北苏丹间奔波。不久之后,南苏丹开始变得越来越危险,所以我们搬到了喀土穆(苏丹分裂之前的首都)。

我生长于一个富足的家庭,父母健在、可以上学、还有足够的食物,因此跟同龄人比起来我很快乐。后来事态变得急转直下,我的家庭也突然一无所有了。我记得5岁那年,一群来自北方的阿拉伯军人突袭了我家,他们拿走了所有的东西,还带走了我父亲。几周后,他被放回来了,伤痕累累,也失去了工作。我很困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父母也从没向我们解释过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所知道的就是,那是我家人之间的最后一次团聚。

我的母亲照顾着家人,也不断接收着所有来到我们家的难民。他们从南边逃亡而来,那里的村子被烧毁了,很多人都被杀了。我们家变成了一个医院,里面挤满了男人、女人和孩子。

四年后,我的母亲计划带着我们逃离苏丹,然而父亲却不愿让我们离开,所以她决定偷偷带着我们出逃。她带着我和两个妹妹去了埃及,我们在那里以难民的身份等待美国的援助。母亲不仅想确保我们的安全,还要让我们过上更好的生活。

他们的南苏丹故事:难民与超模-猫腻儿

玛丽和母亲 Awalith Niahl Diing Mac

难民营里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在埃及,我的母亲只能一切都从头开始。她找了几份女仆的工作,从早到晚,因此9岁的我就得负责照顾妹妹,承担起半个母亲的职责。我每天早上起床,都在祈祷得到神的保护。走在街上碰到的埃及人经常嘲笑我们,朝我们扔东西,还往我们身上吐唾沫。我们要坐45分钟的火车去上学,每天来回的路上,都会遭到歧视与攻击。我们这些不满12岁的孩子,每天都在为自己的权利战斗。

你在南苏丹所度过的童年里有什么美好的记忆吗?

在瓦乌地区有很多芒果树,我和兄弟姐妹们经常爬上后院的树上去摘芒果。我们会比赛看谁能爬得最高,之后就直接坐在树荫下进行芒果野餐。我真怀念那个场景,每次想起来,感觉就像是经历着时间旅行。就像回到了那个时刻,能听见微风的声音,感受到树荫下的凉爽,并再次尝到芒果的滋味。我真想家!

他们的南苏丹故事:难民与超模-猫腻儿

你是什么时候搬到美国来的?

1997年,我们终于被天主教慈善机构带到了美国。我们的保证人来自新泽西,是个亚洲人。他把我们从天主教慈善机构里接出来,送到了新家。我们的公寓在新泽西的纽瓦克市。那是个可怕的地方,尤其在当时,甚至比苏丹还要糟糕 —— 我们住的那幢楼里充满了毒品、暴力、妓女和老鼠。我们很孤独也很恐惧,没人会说英语,也不认识任何人。那地方冷极了,是我所经历过最寒冷的一段日子。

在我的母亲眼中,显然十分清楚这个地方有多危险,于是她再次计划带我们搬离这里,去一个安全的地方。在一位好心人的帮助下,我们找到了已经在圣地亚哥定居的亲戚,然后就搬了过去,在那里开始上学,从此逐渐在美国安顿下来。

你为什么不继续做模特,却转行当起了 DJ?

离开苏丹后,我们的生活过得很贫穷。16岁时,我得到了第一份工作,帮母亲减轻负担。我很快就长大了,高中毕业后上了大学,然后谈了恋爱,在20岁时怀孕。生下美丽的小天使马拉卡·马雷克(Malayka Malek) 后,我也成为了一名单身母亲,像我母亲一样。虽然上天赐予了我一个宝贝女儿,可我还是感到空虚无助,时常觉得自己像是个机器人。

我决定出去闯闯,遵从自己的内心。我告诉母亲,我要去纽约试试去寻找当模特的机会,看看能有什么收获。从刚到美国开始,我每天都在向自己的模特梦靠近,但其实我对模特这个行业并没有确切的概念,所以也多少有点害怕。

后来我如愿进入了娱乐行业。我最开始在纽约当了一名模特,然后又想试试去做DJ。现在我用“DJ Stiletto"这个名字作为艺名,主要在曼哈顿的Lavo这样的俱乐部里上班。我是第一个同时在国内和国际上拥有知名度的南苏丹籍DJ,而且我还想把事业扩展到音乐制作的行业里。我的合作客户来自时尚界和音乐行业,比如梅赛德斯奔驰时装周、劳斯莱斯、Kenneth Cole、Indochine、Kanye West、Lady Gaga、Lacoste,以及由传奇摄影师斯蒂文·梅瑟(Steven Meisel)拍摄的朗万巴黎广告。我现在的 DJ 工作收入更稳定一些,因此我不用像以前一样在白天工作了。

他们的南苏丹故事:难民与超模-猫腻儿

斯蒂文·梅瑟拍摄的 Lavin广告

能给我讲讲你所知的,南苏丹人民所遭受的伤害或者急需帮助的事情吗?

自从2011年7月9日独立以来,苏丹就不再是以前的那个苏丹了。这个国家被分成了两部分,成了苏丹和南苏丹共和国(RSS)。美国媒体专注于报道大数据,但我更希望人们真正地把我们视作人类整体里的一部分,视作地球上真实存在的一部分,而不是游离于集体之外的某个国家。

你认为南苏丹暴力冲突的根源是什么?

有很多因素,但我认为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缺乏教育。苏丹人大部分都是文盲,只有大约20%的人具备读写能力,而其中妇女只占1%。你想象一下,一个女性总数占全人口64%的国家,却不允许女性发言或者表达任何想法,这难道合理吗?

正如曼德拉所说:“教育是改变世界最有力的武器。”要是大部分人都不能读写,我们又如何做出什么政治决定?这就是为什么我的非盈利组织“为教育而战”(Stand for Education)专注于为南苏丹的妇女儿童提供学习的机会。我想告诉的年轻一代人,你从哪个地方来并不重要。

暴力问题的另一个根源,就是所谓的 “男性自我”。南苏丹是世界上最年轻的国家,我们的领导人缺乏经验,我感觉他们是在用睾丸激素和他们的自大在管理着这个国家。现在南苏丹的人道危机被媒体在报道中称作是 “部落战争”,然而实际上它归根结底就是两个男人为了自己的权力而进行的权力斗争 —— 而这些男人却将成为我们的领导人和保护者。
他们的南苏丹故事:难民与超模-猫腻儿

玛丽和她的女儿

你正在筹备什么项目?

最近我正在为自己的非盈利组织 “为教育而战” 而作着准备工作。我们将重点放在南苏丹的教育问题上,鼓励女性争取权力。我们还会为儿童提供保护、养育他们并为他们的美好未来创造基础。南苏丹的儿童在学习上只有极少的几种选择:要么在树下听散课,要么到只有六年级教育水平,而且学校也缺乏资源缺乏。最好的选择当然是去国外留学,但只有很少的家庭能够负担得起这种支出。

此外,南苏丹也是全世界性别平等程度最低的国家之一。这里作为女性的天生职责,就是结婚生子和照顾男人。很多南苏丹女孩到了12岁,就会被迫嫁给有钱的老男人,以换取彩礼(通常是以牲畜或现金的形式达成交易)。她们几乎没有机会去接受教育,或者享受美好的童年 —— 即使上了学,她也非常有可能因为逼婚或者早孕而辍学。这就是我致力于抓住每个机会去帮助这些妇女儿童的原因。

你对苏丹的未来感到乐观吗?怎样才能终止那里的暴力?

我对南苏丹的未来很乐观。我相信我们可以克服一切困难。

请点击www.stand4education.org访问玛丽的慈善组织 “为教育而战”。这个组织致力于为不幸的人们(尤其是年轻女性)提供教育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