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奥特曼里的怪兽们一起喝酒-猫腻儿

怪兽酒场的看板。

盛夏,星期五,晚上九点,川崎仲见世商业街。现在正是这条街最热闹的时间,难得提早下班的上班族们在这里寻欢作乐,甩掉一周的疲劳。生活节奏过快,哪怕是已经逃离东京(川崎属于神奈川县),依旧不能完全松一口气。

走进这条街,想喝一杯。

正在挨家找顺眼居酒屋的时候,突然余光里一束强光吸引了我;转过头,一看灯箱里正是奥特曼系列里最人气的怪兽——巴尔坦星人的剪影!白织灯映衬的招牌上还写着四个字:怪獣酒場。

想起来了,这儿就是传说中限定营业一年的怪兽主题居酒屋了,今天居然误打误撞走到这里,怎么可以错过,一定要去体验一下。

和奥特曼里的怪兽们一起喝酒-猫腻儿

灯箱上的巴尔坦星人剪影。

说到怪兽,很多人会自然得联想到鬼和妖怪,的确这也是这类虚构生物的由来之一,接着可能就会想到怪谈和日本的夏天,可为什么是夏天呢?

日本对旬和祭的喜爱近乎于狂热,相应季节一定要做作相应的事情且乐此不疲,这被他们称之为“风物诗”。而“试胆量”(肝試し)活动,是日本典型的夏日消暑项目——试想在废墟寺庙里走上一圈或是围坐一起讲鬼故事,被吓得浑身起鸡皮疙瘩冷汗直冒,的确是消暑的良方。这么说来,当年《零》系列游戏都在夏天推出也不足为奇了。

鬼故事在日本也叫怪谈,这些故事不知比中国晚了多少年,但却因为有了小泉八云、柳田国男、和圆谷英二这样的人物,使妖怪和怪兽文化走向世界。

和奥特曼里的怪兽们一起喝酒-猫腻儿

圆谷英二在片场。悬疑漫画《BatBilly》里美军请来拍摄伪造登月影片的导演原型便是圆谷英二。

很多人并不知晓圆谷英二的名字,其实他在日本老中青三代里都非常有名,被称为日本特摄之神:53岁创造出《哥斯拉》,65岁才开始拍摄我们熟悉的《奥特曼》系列,借助他对大自然生物得细致观察,怪兽被赋予奇特的长相和可怕毁灭设定,并引发了全日本的第一次怪兽风潮,创造了现代的百鬼夜行。

盛夏时节来到这里,我也来试试自己得胆量,因为这家店正是他们为怪兽侵略地球准备的聚会场所。

和奥特曼里的怪兽们一起喝酒-猫腻儿

与怪兽们喝一杯。

刚刚走下台阶,就可以看到这家店,还没有进去就体会到了非常强烈的主题感:怪兽主题的墙体浮雕,非常用心。几位貌似50岁上下正在排队的中年人在店外左右来回走动拍照,跟小孩子似的。

和奥特曼里的怪兽们一起喝酒-猫腻儿

巴尔坦星人的浮雕。

在我前后各有几组人在等位,多的有六个人,少的也是成双成对,基本没有看到太年轻的客人。这样一来,边排队边拍照等待的时间也就不觉得长了。大概40分钟左右,终于轮到我了,可刚刚走进门就被叫住;店员告诉我,酒场是奥特曼的对手开设的,因此“正义的一方或者拥有变身能力的人都谢绝进入”,判定方式则是通过玄关左手边的加米拉真理之口来判定。成功之后迈上一级台阶,正式进入怪物酒场。

和奥特曼里的怪兽们一起喝酒-猫腻儿

加米拉的真理之口。剧集中,加米拉是由被抛弃在月球的宇航员所化身成的悲情怪兽。

虽然对这家餐厅有所耳闻,也看过类似的图片,但真正走进来才知道原来如此之大,可以分成5个区域:怪兽区(吧台座位),宇宙人区(4-6人席),作战计划室(2人包间),光之国/地球战斗力研究室(4-6人包间)和怪兽无法无天地带(榻榻米通席)。遗憾的是,因为时间的关系,5个区域基本爆满,我只得被安排到了作战计划室。

和奥特曼里的怪兽们一起喝酒-猫腻儿

因为在《怪兽无法地带》那集登场的怪兽比其他剧集中的怪兽多不少,所以理所应当的用来形容榻榻米通席的豪迈壮观。和奥特曼里的怪兽们一起喝酒-猫腻儿

墙壁上的剧照。

和奥特曼里的怪兽们一起喝酒-猫腻儿和奥特曼里的怪兽们一起喝酒-猫腻儿

食台前的怪兽模型。

在细节把握上,世界,不,宇宙任何星系的生命体都无法和日本人作比较。整个房间虽小,但是带给你和大包间或榻榻米同样的乐趣。另外,墙上还贴着对地球防卫军的研究和募集侵略地球怪兽的海报。

我拍了一圈照片,开始点菜。“总之首先是啤酒”这句话感觉比Arigato用的都多啊!其实啤酒本身没什么好说的,但怪兽酒场提供了六种限定扎杯,你不知道会端上来哪个杯子,还好周边贩卖角落可以让你一次买全。我还是最喜欢巴尔坦星人的发泡分身,可惜分配来的是喝石油的佩斯塔。

和奥特曼里的怪兽们一起喝酒-猫腻儿

左上角的就是佩斯塔的扎啤杯。

和奥特曼里的怪兽们一起喝酒-猫腻儿

就像佩斯塔喝石油一样,痛快干掉这杯酒吧。

这家居酒屋的重头戏,是当选菜单第一页店长推荐的几道人气料理。比如“巴尔坦星人的敬意”,容器是它象征性的大钳子,打开后是蟹肉,蟹味增香气满载的炒饭。

和奥特曼里的怪兽们一起喝酒-猫腻儿

菜单的店长推荐页,每道菜品配图都是剧照。

和奥特曼里的怪兽们一起喝酒-猫腻儿

菜单上的酒水介绍页。

和奥特曼里的怪兽们一起喝酒-猫腻儿

巴尔坦星人的大钳子。

和奥特曼里的怪兽们一起喝酒-猫腻儿

打开钳子后的蟹肉炒饭。

第二道是双尾(出现在杰克奥特曼里的远古怪兽)推荐,两只明虾裹上生培根,个人觉得最好吃。

和奥特曼里的怪兽们一起喝酒-猫腻儿

造型真的和剧集里一样栩栩如生。

其实这两道菜吃完,我已经有点饱了。但是既然来了,也为了读者可以通过文章感受气氛和美食,我还是点了“破坏科学特搜队日本支部“,虽然是地球防卫军的下属部门,但是科学特搜队是在第一部《奥特曼》连续剧里出现的。

这道菜等了半天,终于帘栊外有人吆喝告诉我菜送到了。帘栊挑开,不是之前穿达达星人条纹的服务员,而是个领带衬衫的中年男子;仔细看胸牌才知道,原来是巴尔坦星人亲选的地球人代理店长。

和奥特曼里的怪兽们一起喝酒-猫腻儿

够分量的“破坏科学特搜队日本支部”。

这么好的采访机会,我是绝对不可以错过的。我告诉店长说我来自中国,他询问我《奥特曼》在中国人气高不高,我告诉他《奥特曼》从1993年开始在中国播出,同样在那几年产生了类似日本怪兽风潮的阶段;而现在看初代《奥特曼》的人,都已经是30岁靠上的年纪了。

店长很惊讶,并且告诉我来怪兽酒场的人基本上都是40岁50岁左右的人,很少有小孩子或者年轻人光顾,更别说中国人了。我接着问店长,为什么这家店叫做怪兽酒场而不叫做奥特曼酒场?

和奥特曼里的怪兽们一起喝酒-猫腻儿

笔者与店长。

“我们从小看奥特曼长大,从奥特曼的故事中明白善与恶,胜与败,”他说。“但是人生不可能总是一帆丰顺,成长让我们看到了更多,让我们开始从失败者的角度去思考和看待世界。失败者有着同样的精彩和骄傲。”

的确,我们的社会给我们设置了太多的规则,人们必须周而复始的按照规则生活,胜者王侯败者寇,社会慢慢的就变成了赢家的社会。失败者在挣扎,慢慢的产生厌世的情绪,这种负能量死循环就开始周而复始。

“所以我们不欢迎英雄和正义的一方,哈哈,”店长的笑声打破了我的沉思。

“店长,我这次来是代表的是一家叫VICE的媒体,”我也按照他的逻辑开始对话。“我可不是好人!”

“口哇一(好怕怕)的名字!但是我们热烈欢迎你,”店长高兴的和我握手,之后当然是合影啦,一次完美的体验采访完成。

和奥特曼里的怪兽们一起喝酒-猫腻儿

放眼望去还是中年人居多。觥筹交错中也许他们又想起了和怪兽一起的童年。

走出居酒屋,已经是深夜。看着之前西服笔挺的精英们,此时已经勾肩搭背,酒气熏天,白天的隐忍矜持荡然无存。

感觉到了这个时候,看他们才似百鬼夜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