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年前,《搏击俱乐部》的作者Chuck Palahniuk曾为一个网站写过30多篇专栏,其中有一篇是关于如何写作的,Chuck提了13条建议。

《搏击俱乐部》作者关于写作的13条建议-猫腻儿

Chuck Palahniuk的一些作品

(乱入一下=》The first rule is……You do not talk about Fight Club!)

进入正题:

第一条

两年前,我写这些文章的第一篇时说的有关我的“煮蛋计时器”写作法。你们一定没看过那篇文章,不过我在这儿说说吧:当你不想写作的时候,就把煮蛋计时器设定一个小时(或半个小时),然后坐下来开始写,直到计时器的铃声响起再停笔。如果这之后你还是不想写的话,接下来一个小时就别写了。但是通常来说,当那个铃声响起来的时候,你一定沉浸在你的写作当中了,并且很享受,你会继续写下去的。不用煮蛋计时器的话,你也可以把一堆衣服塞进洗衣机或者烘干机里去,用做这些事的方式来让脑子好好休息,激发一些新的灵感和想法。如果你不知道接下来故事该怎么走向了,那就洗马桶,换床单。老天爷,给电脑掸掸灰也行啊,你总会想到好主意的。

第二条

《搏击俱乐部》作者关于写作的13条建议-猫腻儿

你的读者比你想象得要聪明。别担心在故事的形式和时间转换上做一些实验。我的个人看法是年轻的读者之所以看不起大多数的——不是因为这些读者比过去的读者更傻,而是因为如今的这些读者更聪明了。电影使我们对很多叙事手法都见怪不怪了。而想要震慑你的读者,可能比你想象的要难多了。

第三条

在你坐下来写做一个场景前,先好好在脑子里过一过吧,你得明确那个场景的目的是什么。它对应早前铺垫的哪个场景?它会给之后哪个场景作铺垫?从这个场景怎样展开你之后的情节?当你工作、开车、锻炼的时候,在脑子里时刻装着这些问题。要是有想法了就记点笔记。只有当你完全确定自己清楚这个场景的脉络了,才坐下来,开始动笔。千万别在脑子里一片空白的时候打开那台无聊的、积灰的电脑。千万别让你的读者读到一段没什么实质发生的片段。

第四条

给自己惊喜!如果你能带这个故事——过着让故事带你——去到一个让你惊讶的地方,那你才能让你的读者感到惊喜。如果你自己能看出那些所谓的精心设置的“惊喜”,那么有很大的可能你那些精明的读者也会看出来。

第五条

当你写不下去的时候,不放回过去读一读自己早前写的故事,挖掘出一些被漏掉的角色或者细节,让他们重现光彩,成为“被埋起来的枪”。在《搏击俱乐部》最后,我不知道怎么处理那些大楼。但当我重读第一章后,我发现了当初所写的用硝化甘油和石蜡掺在一起做土炸弹的方法。那段傻不拉叽的旁白(……石蜡在我这儿从来没好用过……)成了“被埋起来的枪”,最终拯救的我的故事结局。

第六条

把写作当作你每周办一场聚会的借口吧——即便你可以把这个聚会叫做“工作坊”也行。任何你可以与那些热衷并支持写作的人呆在一起的时光,都会弥补你独自写作的时间。所以,要提前获取你的“报酬”,让写作成为你与他人交际的借口。当你度过一生的时候——相信我,你绝对不会想回味那些你独处的时光的。

第七条

别让自己什么都知道。这条建议已经在100个著名人物中传递过了,我是从Tom Spanbauer那的来的,现在我要把这条建议传给你们。故事成型的时间越长,也许最后的结果就越好。千万不要过于匆忙,急着给出故事的结局。你要知道的就是下一个场景时什么,或者接下来几个场景。你不需要一开始就知道所有的情况,如果你非这么想的话,到你写的时候会被无聊死的。

第八条

《搏击俱乐部》作者关于写作的13条建议-猫腻儿

如果你想在故事上获得更多自由,可以试着在草稿上更换角色的名字。角色不是真的,他们也不是你。随意更换他们的名字会让你获得真正这么一个角色的距离感。或者听起来更坏的是,删掉一个角色,如果故事真的需要的话。

第九条

有三种句式——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但我是在一个研讨会上听到的,挺有道理。它们是:描述式、指导式和表达式。描述式:比如,“太阳高高升起……”指导式:“走,不要跑……”表达式:“哦!”大多数小说家只会用其一——最多用两种。所以,三种都用吧。混合着用。因为平时人们就这么说话。

第十条

写你自己想看的书。

第十一条

《搏击俱乐部》作者关于写作的13条建议-猫腻儿

趁你现在还年轻,拍些以后能放到书内封上的照片吧。记得保存好底片和版权。

第十二条

写那些让你感到不快的事情。那些是唯一值得写下来的东西。在他名为“危险写作”的课上,Tom Spanbauer强调说生命太珍贵了,千万不要荒废时间去写那些缺少个人情感的平庸故事。Tom还谈了很多其他知识,但是我记不大起来了:比如“极简艺术”,我都不知道怎么拼写这个词了,不过我明白那是指你得用故事中的瞬间去感动读者。还有“细琐的对话”,我理解的是指那些藏在很明显的故事背后的信息。我不想谈我一知半解的话题,Tom说了他会写一本有关自己研讨课和写作思想的书,这书名叫《心上的洞》,预计2006年6月完成初稿,2007年初出版。

第十三条

另一个圣诞橱窗故事。几乎每个早上,我都会在同样的小饭店里吃早餐。那天早上,一个男人在窗外画着圣诞节的装饰,有雪人,雪花,铃铛,圣诞老人等等。他就站在店外的人行道上,在寒冬中画着,嘴里呼着气,沾着不同的颜料,不停换画。在小店里,顾客们和服务生们看着他在窗外一层层涂抹上红色、白色和蓝色。在他身后,雨水变成了雪花,在风中飞转。

画家的头发时深浅不一的灰白,他的脸看起来很松弛,满是皱纹,就像他松松垮垮的牛仔裤一样。每刷一些颜色,他就会停下来喝一口纸杯里的什么东西。

某个坐在店里吃着鸡蛋吐司的客人,看着他,说道,这真可悲。着男人八成是个落魄的艺术家,他杯子里应该是威士忌。他可能有一工作室的卖不出去的画作,如今只好为俗气的餐厅和杂货店的窗户画画维持生计。真可悲,可悲,可悲。

画家继续画画,。先画那些白白的“雪片”。之后是大面积的红色和绿色。然后用黑色勾线,画出圣诞节袜子和圣诞树的样子。

一个服务生四处走动,为人们倒咖啡,说到,“真漂亮,要是我也能画就好了……”

而不管我们是羡慕还是可怜那个冷风中的人,他都在画画,增添细节和颜色的层次。我不确定是什么,总之灾什么时候他就突然消失了。他留下的画是那么饱满,它们把餐厅的橱窗填得恰到好处,颜色是那么鲜亮,然后画家却离开了。而我们所能看见的所有,就是他留下的这幅画。